您所在的位置:中国禅宗网 >> 一花五叶 >> 禅宗五家 >> 云门宗 >> 正文

云门文偃生平及语录公案

作者:佚名 来源:中国佛教禅宗网 更新时间:2012-01-29 点击:2581

(一)生平

    【文偃(864~949)】

    五代禅僧。云门宗之祖。俗姓张,世居苏州嘉兴。幼怀出尘之志,依空王寺志澄出家,侍志澄数年,研究四分律。后离去,参睦州道踪,经数载,尽得其旨。既而谒雪峰义存,钻研经年始受宗仰。此后历叩诸方,益究玄要,令名日盛。其后复参韶州灵树如敏座下,如敏推为首座。贞明四年(918)如敏示寂后,广主刘王请师主持灵树寺。同光元年(923)建光泰禅院于云门山,海众云集,法化四播;刘王尝迎至内廷叩问宗要,师酬答如流,王益崇仰之,赐紫袍及“匡真禅师”之号。乾和七年四月十日,上表辞王,垂诫徒众,端坐示寂。享年八十六,僧腊六十六。弟子遵其遗嘱,安遗体于方丈中。北宋•乾德四年(966,一说元年,或说三年),迎灵躯于内廷供养月余,太祖追谥“大慈云匡真弘明禅师”。师于灵树、云门二寺力弘禅旨。其机锋险峻,门风殊绝,世称“云门文偃”。于化导学人时,惯以一字说破禅旨,故禅林中有“云门一字关”之美称。此外,亦常以“顾、鉴、咦”三字启发禅者,故又有谓之为“云门三字禅”者。著有法语、偈颂、诗歌等,由门人守坚编录为《云门匡真禅师广录》三卷及《语录》一卷行世。嗣法弟子有实性、圆明、明教、道谦、智寂等八十八位。

    [参考资料]《古尊宿语录》卷十八;《景德传灯录》卷十九;《禅林僧宝传》卷二;阿部肇一《中国禅宗史》;忽滑谷快天《禅学思想史》;铃木哲雄《唐五代禅宗史》。(《中华佛教百科全书》文偃条)

(二)语录公案

    【药病相治】(日种让山著•芝峰译《禅学讲话》本论第三章)

    云门药病相治(第八十七则)

    云门示众云:“药病相治,尽大地是药,那个是自己?”

    这则是依据《华严经》中的:

    文殊一日,令善财去采药:“不是药者采将来!”善财遍采,无不是药;却来白云︰“无不是药者。”文殊云︰“是药者采将来!”善财乃拈一茎草度与文殊。文殊提起示众曰︰“此药,亦能杀人,亦能活人。”

    即云门所举“药病相应,尽大地是药”,更添一句“那个是自己”的话来诱导大众。故圜悟评云︰“识取钩头意”。“尽大地是药”,和善财说的“无不是药者”相同;即是说︰尽大地无不是法,宇宙全体都是法。释迦原是不假他力,自己是释迦;弥勒,也是自己是弥勒,什么也不曾假借过,便是物物全真,个个显露,一切都是壁立万仞的法。此是本则的中心思想,云门示众的本意也在此。云门为使人体验此法,说“那个是自己”,给与以思索的端绪。由于这端绪的摄引,才能于法得到把握,这是云门接化的手段。但是药病相治一着,原为方便的施设,就是释尊四十九年说法,也是应机说教,应病与药的,所以只是一种寻常施设的手段,还不是根本法的直示。换言之︰与药,为淘汰众生的业根使之透达洒洒落落的心境的方便耳。圜悟曰︰“药病相治,也只是寻常语论。你若著有,与你说无,你若着无,与汝说有;你若着不有不无,与汝去粪扫堆上,现丈六金身,头出头没。”

    这是药病相治的解说,也是文殊的杀活的手段。然一说到“那个是自己”︰这是指到法的本源,为使把握住世界未现、佛祖未出世以前的无名无相的无法的法之钓饵。法的本源︰是无道、无禅、无自己、无名、无相的。达到这无名无相的法的本源的立场,却来看宇宙森罗万象时,万象和自己也都是法,都是药。因为若不透入自己即是法之本法,要得到“尽大地是法”的达观,必不可能。故雪窦颂云︰“尽大地是药,古今何太错!闭门不造车,通途自寥廓。错!错!鼻孔撩天亦穿却。”

    何故说“太错”呢?云门希望使人转却一切现象,一切意识,归还到法之本法,可是自古到今,只死在做药会,斯所以错!本源底里的法,是“闭门不造车”的,不凭借种种论究,种种修行,是天然自性真。如万里一条铁,坦坦荡荡地一物也不立。“通途自寥廓”者︰是对他之作用言,因为一念起时,则三千诸佛悉起,一一具全,一一本真,任何物也都无少异。次说“错!错!”者:意说“尽大地是药”,已是错;“那个是自己”,也是错!何以故?以本源的法,无名无相故;说是“药”是“自己”,已落于第二义,远离第一义故。至乎是,虽掀起撩天的鼻孔到高而且远的苍空的识见,也须穿却始得,不穿 却,都为无用。

    于此又作评唱曰︰“云门云︰拄杖子是浪,许你七纵八横;尽大地是浪,看你头出头没。”

    “拄杖子”,是本源的法;“浪”,是现象。若识本源底的法全体是现象,就在一物中都体验得本体和现象,既不拘泥于现象,也不滞留于本体,自在的妙用,才自然地自由显现。然而若仅是认取浪的现象,以离却了本体故,便得不到自由,堕在生灭有无之见中“头出头没”。照这个意义来看︰“药”,是浪,是现象;“自己”,是拄杖子,是本体。尽大地是药,指显现了的法,是“教内的法”,不外天台所谓“一色一香无非中道”;但是“教外的法”,即是自己的本源底的法,是“闭门不造车”的本自圆成、脱体现成的法。是故通途而成现象,亦无何挂碍,自在无碍。然而,这不是闭门独自耽着冥想上制造出抽象的概念或假定,凡是我们可履践的大道,必定是自然完备成就的。这就是早被达磨喝出了的“廓然无圣”。

    【云门一字关】(云门匡真禅师广录上,收于《古尊宿语录》卷十五)

    时有僧问。如何是一句。师云。举。问。如何是说时默。师云。清机历掌。进云。如何是默时说。师云。嗄。进云。不默不说时如何。师将棒趁。僧问。如何是云门剑。师云。祖。问。如何是诸佛出身处。师云。更请一问。问。如何是露地白牛。师云。觌机无改路。进云。放著什么处。师云。再举不逾尘。问。如何是尘尘三昧。师云。桶里水。钵里饭。问。如何是一如体玄。师云。欠你一问。问。如何是玄中的。师云。[祝/土]。进云。如何即是。师云。速退。速退。妨他别人问。问。如何是非思量处。师云。识情难测。问。凿壁偷光时如何。师云。恰。

    问。如何是吹毛剑。师云。骼。又云。胔。问。如何是内外光。师云。向什么处问。学云。如何明达。师云。忽然有人问。你作么生道。进云。明达后如何。师云。明即且置。还我达来。问。如何是切急一句。师云。吃。

   
    【云门两病】(云门匡真禅师广录中,收于《古尊宿语录》卷十六)

    师有时云。光不透脱。有两般病。一切处不明。面前有物是一。又透得一切法空。隐隐地似有个物相似。亦是光不透脱。又法身亦有两般病。得到法身。为法执不忘。己见犹存。坐在法身边是一。直饶透得法身去。放过即不可。子细点检来。有什么气息。亦是病。
   

    上引之中,“光不透脱”系谓凡夫被无明覆盖而虚妄迷执,犹如光线被遮挡,无法自然透射;“法身”即指清净法身,亦为“真空无相”之法身本体。法身又分未法身、到法身。尚未证得法身之前,称为未法身、未到底;若已悟得法身,则称到法身、已到底。云门于此公案中指出未法身、到法身各有二种病。未法身之病:(一)此阶段因有微细之烦恼,故无法迅速到达法身。(二)即使到达,亦非真正之“真空无相”。到法身之病:(一)执着于法身底而不自由。(二)即使能由法身底跳出,亦不能飞转得无拘无束。故欲自由自在地往还而无心,唯有根本拔除未法身、到法身之病。[云门匡真禅师广录卷中、联灯会要卷二十四云门文偃章](《佛学大词典》云门两病条解释)

    【色声香味,当体菩提】(云门匡真禅师广录中,收于《古尊宿语录》卷十六)

    举。见闻觉知无障碍。声香味触常三昧。师云。一切处不是三昧。行时不是三昧。有处云声香味触。体在一边。声香味触在一边。见解偏枯。
   

    师一日拈起拄杖。举。教云。凡夫实谓之有。二乘析谓之无。缘觉谓之幻有。菩萨当体即空。乃云。衲僧见拄杖但唤作拄杖。行但行。坐但坐。总不得动著。

    师有时拈拄杖打床一下。云。一切声是佛声。一切色是佛色。你把钵盂噇饭时。有个钵盂见。行时有个行见。坐时有个坐见。者般底。作与么去就。把棒一时趁散。
   

    举。古人道。一处不通。两处失功。两处不通。触途成滞。师拈起拄杖云。山河大地三世诸佛尽在拄杖头上。有甚滞碍。如今明也。暗向什么处去。只者明便是暗。一切众生只被色空明暗隔碍。便见有生灭之法。

    举。僧问雪峰。如何是触目菩提。峰云。好个露柱。有处云。还见露柱么。师拈起拄杖云。有底体上会事。见露柱祗唤作露柱。有处道不见有露柱。见解偏枯。见露柱但唤作露柱。见拄杖但唤作拄杖。有什么过。

  • 上一篇文章:丛话禅门五宗:云门宗
  • 下一篇文章:云门宗的宗源法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