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中国禅宗网 >> 一花五叶 >> 禅宗五家 >> 曹洞宗 >> 正文

重编曹洞五位显诀——卷三

作者:门人 后曹山 慧霞 编 门人 广辉 晦然 补 来源:网络 更新时间:2012-12-11 点击:2977

  洞山三句  谦本所附

  曹山举洞山三句。恐混百丈三句。先拣出百丈三句。第一句者是依住调伏即无散失。便是知有。名为初善。第二句者绝前句依住调伏。为是知非故舍。是名中善。缘中善有舍解不忘。故第三句者即无舍解。此是出缠三句也。如何是一句。丈云不入教。如何是三句。丈云不入念。此俱表向上事。念者尘也。不入是事也。若说一句令众生入地狱。若说三句渠自入地狱。不干教主事。又云。不入念者。念是刹那也。亦云一[蒺-矢+生]。

  补曰。续仙传云。异人丁约隐于卒伍。韦子威事之。一日辞去。谓子威曰。郎君得道尚隔两尘。子威问其故。约曰。儒谓之世。释谓之劫。道谓之[蒺-矢+生]。

  亦云一毫。亦云正恁么时。亦云遍。亦云一生也。以要言之。不拟心是也。

  洞山三句。向上一句。门头一句。超百亿一句。向上一句例者。如药山云。我有一句子未曾向人说。 道吾云相随来。 庞居士问马祖不与万法为侣者是什么人。祖云待你一口吸尽西江水我即向你道。 问如何是异。云我若向你道驴年得异么。此是咬齿一句。虽然如此。亦是正位中来。是无语中有语。故云来也。来者是那边人看遮边人为来也。亦是为人故就不圆转中而圆转道出。即是来也。无语中有语也。门头一句例者。如问石霜如何是一句。云非句也。亦云一句也无。又云。诸圣有祖在。汝家有祖在。云如何是诸圣祖。云非圣。如何是学人祖。云非凡。 又问大光如何是别行一句。云教里明不得。但是就偏位辨得圆者皆是门头一句也。是有语中无语也。 超百亿一句例者。即绝续句也。亦云不来之句。亦云倒底一句。亦云一人当千人。亦云相应之之句也。庞居士云。必竟真智一人功。唤作一人及第。亦云唤作过人䇿处。云居云一人及第万人获安。

  补曰。此所引语句皆至简难详。按居士本录。偈云。神识自然无𦊱碍。廓周法界等虚空。不假坐禅持戒律。只须真智一人功。又。十方来一㞧。各自学无为。此是选佛处。心通及第归。又。众生多品类。诸佛只一般。庶人见天子。知隔几重关。若有过人䇿。欲见亦不难。䇿中契圣理。坐取国家官。又。曹洞宗派录九峰䖍上堂举古云。如似十人同选。但看榜头一人。一人已过。九人亦过。一人不过。累及九人。僧便问如何是榜头。师云先须得过。僧云恁么则九人也应。师云一人得过九人何难。僧云恁么则礼拜去也。师云汝是什么心行(云云)。今以九人云万人。盖以意取之耳。余则未暇寻捡。

  亦云一说。亦云一念。一话一音一句训诲八万尘劳法门。亦云度众生。若一众生未度则我不成正觉。一人得度总得度。以要言之则不续之句也。若不续时。即不无超也。

  僧问疏山云。如何是超百亿一句。师云是向去边事。云因什么唤作向去。师云。一句了然超百亿。不是向去是什么。云如何是门头一句。师云奥来出世边事。云。既是出世边事。为什么唤作门头。师云诸佛是传语人。祖师是把门汉。不是门头一句是什么。云佛传什么人语。师云还知有佛向上人也。云祖师把什么门。师云。一切人近不得。唤作诸圣门。云如何是向上一句。师云全体本位是。云。既是全体本位。云何名为向上。师云三句中最上。唤作向上一句。云向上一句与向上事还同也无。师云不同。云如何是向上一句。师云适来道全体本位。云如何是向上事。师云三句不落。云不落三句么事如何。师云。非但新丰。疏山亦不知也。

  补曰。疏山语旧在上道。今移编于此。

  宝镜三昧玄义(新补旧无注要易说听今夹岫师注)

  四明天童沙门 云外云岫 注

  如是之法。佛祖密付。

  古德道。如是如是善自护持。此实证实语之事。体如金刚不变不坏。唯佛与佛乃能知之。心心相照如镜对镜。光光互融各不相借。岂非密用者哉。

  汝今得之。善自保护。

  此付法授受之际。毫厘无差。护惜受持。使慧命不断故也。

  银杯盛雪。明月藏鹭。类之弗齐。混则知处。

  夫履道一如者。内外明皎。异中有同。同中有异。如银与雪。如鹭与月。色虽相类。体未同一。所谓鹭鹚立雪非同色。明月芦花不似他。当去彼取此以求真性。

  意不在言。表机亦赴。

  到此者获自然智慧。不求言其言自至。云从龙。风从虎。非人力之所能为也。

  动成窠臼。差落顾伫。

  求寂者沉空。忘空者堕见。舍空求道。道不可得。空空于内。情存顾伫。所谓一尘起而翳天。一芥随而覆地。

  背触俱非。如大火聚。

  夫进之不可即。退之不可离。心如火聚。莫能安立。到者里能悬崖撒手。竿头进步。前后际断。方为究竟。

  但形文彩。即属染污。

  祖师道。一切语言是提婆宗。以者个为主。然失之者丧其道。得之者污其道。不亦难乎。

  夜半正明。天晓不露。

  夫夜半正明。当求明于暗。天晓不露。当求暗于明。若也暗中得明。暗不为碍。若也明中得暗。明不为碍。所谓如来坚密身。一切尘中现。

  为物作主。用拔诸苦。

  夫佛性流入一切处。与其同事。引凡入圣。度众生而无怠。所谓有物先天地。无形本寂寥。能为万象主。不逐四时凋。

  虽非有为。不是无语。

  佛以无为法用于有为法中。立言以化众生。佛道深远。非智莫入。

  如临宝镜。形影相睹。汝不是渠。渠正是汝。

  夫镜能鉴物从求。发现一无差惑。虽伪而真。虽真而伪。若能以真求伪。以伪求真。则真伪自见。

  如世婴儿。五相完具。不去不来。不起不住。婆婆和和。有句无句。终不得物。言未正故。

  夫新生孩子六识已具。如水上打毬子。不灭不停。婆和学语意。意存于语。语不可辨。当待其机熟然后自透。

  重离六爻。偏正回互。迭而为三。变尽成五。

  重离。易之二五。离者丽也。丽者明也。二五重离也。中正之谓也。迭而为三者。正中偏。偏中正。正中来也。变尽成五者。兼中至。兼中到。通前为五也。三则由渐入顿。五则由顿入渐。化众生同归涅槃。

  如荎草味。如金刚杵。

  经云。譬如有药。为咒所持。见闻同住忆念之者。诸烦恼病悉皆除尽。譬如金刚杵能除一切诸魔外道。

  正中妙挟。敲唱准举。通宗通涂。挟带挟路。错然而吉。不可犯忤。

  此正中兼带理事准行。敲唱以鸣其道也。偏正互融事得理遣。触途无滞。故曰通宗通涂。出识不染诸缘。入识不居阴界。错然则吉。其或不然。则为犯忤。

  天真而妙。不属迷语。因缘时节。寂然昭著。

  经云。虚空无动转。出生一切诸有为法。万法变灭。虚空无坏。岂有迷悟哉。遇缘即宗。建立诸法随其昭著。如四时行焉。

  细入无间。大绝方所。毫忽之差。不应律吕。

  夫至理者入邻虚而不知其小。摄世界而不知其大。与阴阳同一造化。理之妙也。不应律吕。道无与焉。所谓毫𨤲有差。天地悬隔。

  今有顿渐。缘立宗趣。宗趣分矣。即是规矩。

  夫正偏五位。君臣之分也。君视臣。臣奉君。君臣庆会。中道立矣。兼中至。从渐入顿。顺成者规也。兼中到。从顿入渐。逆成者矩也。不规矩不能见其道。观者当观规矩。

  宗通趣极。真常流注。外寂中摇。系驹伏鼠。

  宗通者寂寥非内。趣极者宽廓非外。真常流注。己见犹存。门里出身则易。身里出门则难。驹奔鼠窜。熏习难忘。

  先圣悲之。为法檀度。随其颠倒。以缁为素。颠倒想灭。肯心自许。

  从上佛祖具大慈大悲大喜大舍四无量心。度一切众生。为一切众生之大施主。随众生差别之性方便教导。广如来平等智慧。见闻觉知悉得清净。非肯心自许者不能也。

  要合古辙。请观前古。

  夫学道者谛审先宗是何标格。着佛衣。诵佛书。行佛行。如是证之即佛也。香严击竹。灵云见桃花。雪峰辊毬。秘魔擎杈。如是悟之即祖也。佛祖之道人人本具。岂生佛之有异耶。

  佛道垂成。十劫观树。如虎之缺。如马之馵。

  古人学道树下冢间。十年五载乃能成道。所谓久受勤苦乃可得成。雪山六年。少林九年。佛祖标格也。积功多少如虎之缺。如马之馵。虎之伤人一度耳。生一缺伤人之多耳。如锯齿马之后左足白曰馵。左尚吉。道德之验。喻此表之。

  以有下劣。宝几珍御。以有惊异。狸奴白牯。

  非弊垢衣无以见珍御。非狸奴无以见惊异。佛祖向异类中行。所谓入众生界烦恼泥中。乃能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

  羿以巧力。射中百步。箭锋相直。巧力何喻。木人方歌。石儿起舞。非情识到。宁容思虑。

  经云。譬如射师有诸弟子。虽未惯习其师技艺。然其方便善巧。余一切人所不能及。木人石儿无情识思虑。喻其巧力非情识思虑所能到也。

  臣奉于君。子顺于父。不顺不孝。不奉非辅。

  臣奉于君则有忧国之心。子顺于父则有克家之志。如周公之于文王。大舜之于瞽叟。倘不忠不孝岂可当臣子之称。求道亦然。念兹在兹释之在兹。感应道交可名曰道。

  潜行密用。如愚如鲁。但能相续。名主中主。

  潜行者不露。密用者不觉。如春在花或去或来。如月在水不出不入。主主不相见。主中主也。是以悬佛日之长明。续慧命之不断。岂小补者哉。

  宝镜三昧玄义(终)

  汾阳昭广智歌

  或五位或三路  施设随机巧回互
  不触当今是本宗 展手通玄无佛祖

  右叙洞上宗。

  或君臣或父子  量器方圆无彼此
  士庶公侯一道平 愚智贤毫明渐次

  右叙石霜宗。

  或全提或全用  万像森罗实不共
  青山不碍白云飞 隐隐当台透金凤

  右叙石头药山宗。

 

[NextPage]

  心闻贲曹洞宗派颂

  定斋闲闲居士曹洞赞([汾-刀+金]人。赵康文。字周臣)

  醉蓬莱看何移斗柄。月转银盘。夜明帘外。露洗丹墀。尚排班人末。[鴳-女+隹]出银笼。凤辞灵木。正翱天际。帝阙云深。天颜雾映。九重深秘。回互偏圆。混融明暗。借位明功。借功明位。玉线金针。辨细中细。一句超然。劫前消息。任洞山不㞧。石女讴歌。木人抚掌。泥牛惊起。

  补曰。尝见天童上堂云。一亘清虚夜正央。桂宫老兔冷喷霜。混融明暗无分处。谁辨个中偏正方。所以道正位虽正却偏。偏位虽偏却圆。正恁么时作么生辨。良久云。历历机前双照眼。堂堂象外万年身。

  又达观颖公初谒大阳明安问。洞上特设偏正君臣意明何事。安曰父母未生时事。又问如何体㞧。安曰夜半正明天晓不露。颖惘然弃去。至石门理前话问聪禅师曰。如何是父母未生时事。聪曰粪击儿。又问如何是夜半至不露。聪曰牡丹花下睡猫儿。颖愈疑骇。后一日聪从容谓曰。此事如人学书。点画可做者拙。否者工。何故如此。未忘法耳。如有法执。故自为断续。当笔忘手忘心乃可也。颖于是嘿契其旨乃曰。如石头云。执事元是迷。契理亦非悟。聪曰祖师意事理能尽乎。颖恍如梦觉。观古人用处。可谓心手虚闲。箭不虚发。近代谈此道者𨓹𨓹滞于名数。谬解古人之妙处者多矣。今见闲闲之作。正抓着新丰痒处。谁谓代无其人。康文。[汾-刀+金]阳人。初得法于慧林周禅师处。终礼部尚书。年七十四。仕五朝。官六乡。自奉养如寒士。不知富贵为物。盖学道所得云。详见本传。

  重编曹洞五位卷上

  曹山本寂禅师三种堕四种异类

  三种堕

  夫沙门取食有三等堕。作水牯牛是沙门堕。不受食是尊贵堕。不断声色是堕类。只堕去是甚么人分上事。

  拣云。欲知则是入异类中。不认沙门边事。所以古人权借水牯牛为异类。祇是事上异类。非言语中异类。

  若是言语中异类。则是往来言语尽是类。所以南泉道。智不到处切忌道着。道着则头角生。唤作如如早是变也。直须向异中行。如今须向异中道取异中事。夫语中无语始得。若是南泉病时有人问。和尚百年后向甚么处去。泉云我向山下檀越家作一头水牯牛去。云某甲拟随和尚去还得么。泉云。若随我。衔一茎草来。

  拣云。这个是沙门转身语。所以道。汝拟近。衔一茎草来亲近渠是。呼为无漏。始堪供养渠。

  又云。随类者。祇今于一切声色物物上转身去。不随阶级。唤作随类堕。

  又云。尊贵堕者。法身法性是尊贵边事。亦须转却是尊贵堕。祇如露地白牛是法身极则。亦须转却。免他坐一色无辨处。并是称断供养边事。欲须供养。须得此食。所以无味之味亦云无漏是堪供养。并余触污之食非无漏解脱之食也。有人问百丈以何为贪。云无漏为贪。云岩云莫将以味为供养。道吾云知有保任处尽是供养。夫取正命食者。须具三种堕。是以僧问披毛戴角是甚么堕。不断声色是甚么堕。不受食是甚么堕。云披毛戴角是沙门堕。不断声色是堕类。不受食是尊贵堕。

  不受食尊贵堕。食者是本分事。知有不取故云尊贵堕。披毛戴角堕者。不执沙门边事及诸胜报位也。不断声色随类堕者。为初心知有自己本分事。回光时摈出诸色声香味触法得宁谧。则成功后不报六尘堕而不昧。任之无碍。故云外道六师是汝师。彼师所堕汝亦随堕。可以食食者。则是正命食也。亦本分事也。祇是就六根门头见闻觉知不被染污呼为堕。不同向前怕也。本分事犹不取。况其余。

  又拣云。沙门取食有三种堕。作水牯牛是甚么堕。代云。不处正位不拣其身。始唤作沙门堕。不断声色是甚么堕。代云。凡情得尽。圣量亦忘。声色尘中不应更断。乃可取食。是为随类堕。又云。彼师所堕汝亦随堕。乃可取食。

  问如何是彼师所堕。云田舍翁入聚落。眼耳鼻舌身意俱失却。

  云如何是随类堕。云不断声色又不失香味。

  云如何是彼师。云六处。

  云如何是汝亦随堕。云存。云存个甚么。云不得动着又不离声色。

  问不受食甚么堕。云了达正因不存胜解。故云尊贵堕也。

  又拣云。沙门堕者。亦不无其行。亦不无其间。虽有其间常无其间。虽有其行常无其行。其中此事切须知时节。莫东西。

  又沩山云。我百年后作一头水牯牛。左胁上书沩山僧某甲一行字。汝道当见之时。唤作甚么。无对。后曹山代云。唤作水牯牛。

  问未审此水牯牛还解耕稼否。云灼然。云是甚么类。云披毛戴角者。云四时食何水草。云不入口者。

  云如何是水牯牛。云不证圣。云如何是衔一茎草。云毛羽相似去。

  问是超圣是超类。云是超圣。

  问如何是水牯牛。云冥冥朦朦。云如何是衔一茎草来。云古人道了也。毛羽相似去。又云一草者。祗是明得不变异也。

  师曰。祖佛不知有。狸奴白牯却知有。曰为甚么狸奴白牯却知有。曰祗是百无所解。

  云祇如祖佛为甚么不知有。云。祖为执印。佛为相似。云祇如狸奴白牯知有个甚么。云祇知有狸奴白牯。云如何是狸奴白牯知有底事。云。不从西东来。不从三十二相。

  问如何是祖。云上有。云如何是佛。云相似去。

  四种异类

  一者往来异类者。如今一切声色言语阶级地位舍父逃逝尽皆。却向上祖又得为异类。又天堂地狱饿鬼畜生修罗等皆是异类。

  二者菩萨同异类者。先明自己然后却入生死异类中摄他。已证涅槃之果。不舍生死类。自利利他。愿一切众生皆成佛。从末后成佛。所以大权菩萨若不先化众生。己事无由得成办。故南泉云。先过那边知有。却来遮边行李。菩萨具六度万行。教云。若有一众生未度者。吾终不成正觉。誓愿无边。众生无边。如是誓愿故名菩萨同异类。

  三者沙门异类者。先知有本分事了。丧尽今时一切凡圣因果功行始得就体。一般名为独立底人。亦名沙门称断事始得。表里情忘。三世事尽。得无遗漏。得名佛边事。亦云一手指天地。亦云具大沙门转却沙门称断边事。不入诸圣报位始得。名为沙门行。亦云沙门转身。亦云披毛戴角。亦唤作水牯牛。恁么时节始得入异类。亦云色类边事。所以古人道。头长三尺项短二寸。祇是这个道理。不得别会。

  四者宗门中异类者。如南泉云。智不到处切忌道着。道着则头角生。唤作如如早是变也。直须向异类中行。道取异类中事。洞山云。此事直须妙会。事在其妙。体在妙处。曹山自道。此事直须虚一位全无的的也。觌面兼带始得。若是作家。语不偏不正。不有不无。呼为异中虚。此事直须作家横身。逢木着木逢竹着竹。须护触犯。嘱嘱嘱嘱。

  有人问余如何是异。我若向你道驴年得异么。所以有人问南泉。百年后向甚么处去。泉云山下檀越家作一头水牯牛去。云某甲随和尚去得否。泉云。你若随我。含一茎草来。师云。此水牯牛不同沙门水牯牛。直须子细始得不迷时候。问如何是往来异类。师云未知有自己。又云一切言语声色是非总是往来异类。

  云如何是同中异类。师云不择其身。

  云如何是披毛戴角异类。师云不立触净。又非时答触即触。遇净即净。

  云如何是宗门中异类。师云要头则斫将去。得无遗漏始得通身。始唤作一尘一念。十方婆伽梵。一路涅槃门。到恁么时节不处正位。不择其身。却入异类中披毛戴角无异念。故云一切物类比况不得。诸佛诸祖计校不成。所以古人道。沙门边语不得将尺寸语与人。故唤作胜句妙句。此是色类边语。三者一切所有底物比不得。始呼为胜句妙句。所以古人道。千般比不得。万物况不成。智者不能知。上根亦不识。亦云本来无相似。故胜句妙句胜句妙句者。天上人间测度不得底事。借此为语类边说行。

  稠布衲问如何是色类。师云披毛戴角。云如何是语类。师云曹山只有一双眉。

  又问如何是水牯牛。师云朦朦朣朣。云此意如何。师云不知有天地。

  上座问。云居先师有言。自少养一个儿子。头长三尺颈短二寸。如何是自少养得底儿子。师云日给难忘。

  云如何是头长三尺。师云不奈何。云如何是颈短二寸。师云至今还奈何得否。云如何是日给难忘。师云常在则是。云如何是常在。师云不违背则是。

  云如何是不奈何。师云。到恁么时。甚么人奈何得。云至今还奈何此意如何。师云三世诸佛不奈何。

  云如何是头长三尺颈短二寸。师云不是从来底事。

  问沙门行个甚么行。师云畜生行。云如何是畜生行。师云披毛戴角。云如何是沙门行。师云物物不间断。云不间断底事如何。师云始得行。

  云如何是披毛戴角底人。师云不惧业。云为甚么到恁么地。师云。若不惧业。甚么处不到。

  问。从凡入圣则不问。从圣入凡时如何。师云水牯牛。云如何是水牯牛。师云朦朦朣朣。云此意如何。师云但念水草余无所知。云成得个甚么边事。师云祗是个逢草吃草逢水饮水。师又云。这个语有力。欲知有力。此人不报沙门边事。亦不入诸圣报位。便是入异类。此异类是披毛戴角。唤作沙门行。亦唤作沙门行李处。亦唤作头长三尺颈短二寸。欲知此意。到沙门行时。不欲将尺寸分亲疏。不得说张三李四。

  又头长三尺者。只得从小至大。今日功成得到恁么时。唤作胜句妙句。颈短二寸者是不坐沙门位。亦不处诸圣报。故为颈短二寸。恁么时不得说著称与不称。所以道不将尺寸来向这里思量也。虽然如此。犹是类边事。须知有异类中事。不见道。知不到处不得说着。说着即头角生。唤作如如早是变也。须向异类中行。唤作虚一位。唤作觌面兼带。全无的的。

  云如何是类。师云披毛戴角。

  云如何是异。师云作么作么。

  云如何是行。师云要头则斫将去。

  云只如异类成得个甚么边事。师云此事有二种异类。一者沙门异类。二者事上异类。事上异类者。狸奴白牯是也。沙门异类者。触处得自由。始得不变易。不同那个。

  师曰。此不变易事有二种。一者人人尽有本分事。二者知有底人不舍一切声色是非。于一切物物上不滞。呼为一切处不易。亦唤作披毛戴角。亦唤作入泥入水。亦唤作行李底汉。云如何是入泥入水。师云不变易。云转身也否。师云不转身。云此人屋里事如何。师云诸圣测不得。云为甚么测不得。师云是伊不同诸圣。

  云。此犹是类边事。还有向上事否。师云有。云如何是向上事。师云向汝道则恐落类边去。

  好玉无玷。雕文丧德。予徘徊同州江府万年山。请丰之僧林芳禅人秘显诀。盥手拜写而守持年于兹矣。于旦于莫虽好见此书。尚未能啖其理味空饥矣。顷依同袍同衣示教欲锓梓。止抑以此书我宗极致也。往古虽传听其号于丛林。又未见于兹书。伙惜哉。习凿齿曰。秕糠在前者乎。将见钞我朝种月禅师此书两卷。而虽抄录彼师之钞。前后大略才存十一二矣。疑月师所见非元晦然禅师之本乎。又月与然师时世如何。各可寻讨也。自恐今虽训黠。莫胡暗短不能证文字。倒或漏落误而胡乱指点。且一字一点不加私意可知。乞洽闻作者高明达士勿讶少心。现大胆。冀一一订矣。今我所急务者。只在此书弘通。若览人不问或校合或点所不及而于世流通。可谓百世洞曹。千万世洞曹。祈祷祈祷。

  延宝八(庚申)天中秋明月后

  武野葛西庄见性寺主 渊龙 污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