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中国禅宗网 >> 一花五叶 >> 曹溪法脉 >> 正文

续灯正统——卷十八

作者:南海普陀嗣祖沙门西蜀 性统 集 来源:网络 更新时间:2013-01-28 点击:1718

  临济宗
 
  大鉴下第三十一世
 
  治平铁壁慧机禅师法嗣
 
  汾阳觉天灯启禅师
 
  山西汾阳李氏子。世锦衣。脱白。至蜀谒庆忠于平山。依止十年。忽尔开悟。作偈曰。跋涉劳心十载余。谁知家国尽丘墟。而今喜得真消息。平空白地结茆庐。忠印之。
 
  出住楚华严寺。皖国刘公请上堂。师升座。公才礼拜起。师便下座。
 
  示众。一句通时句句通。诸人因甚不玲珑。闲谈杂话偏然好。问到生前两目盲。黑夜雨白昼风。红日西去又复东。个中何事频相询。老虎元来是大虫。
 
  午日示众。上苑红榴似火。枝头黄鸟如花。中天节至隐蛙虾。打起莺儿莫话。一任龙舟竞渡。管他鼍鼓声哗。我侬潇洒乐烟霞。坐卧经行无价。
 
  师尝作十二时歌。传于丛林。略曰。鸡鸣丑。三个老婆黑夜走。忽然惊得木马嘶。抖擞又听金牛吼。一无舌一无口。虚空扑地翻筋斗。但只恁么非恁么。管他知有不知有。平旦寅。只闻刍狗吠天明。无人北去传渠信。有客南来问我津。鼻头痛喜还嗔。野鸭去也不须寻。玄提玄唱从兹定。全放全收契独尊。日出卯。那管他人丑与好。临流放旷没高卑。策杖逍遥随拙巧。也无忧也无恼。从来一老一不老。若人问我西来宗。饥时吃饭寒加袄。食时辰。不求安饱不求荣。万缘放下无些子。大地山河一口吞。平息了莫厌贫。绿水青山入眼尘。十个指头两只手。看来不是等闲人。禺中巳。摸着鼻头无一事。不向如来行处行。男儿自有冲天志。末法时勿造次。闲居不妨频游戏。大鹏入海老龙惊。默默无端鼓双翅。日南午。三更打罢月华吐。匝地红轮出海南。惊惺曹山主。中主。甜瓜甜苦瓜苦。不学道吾执笏舞。钓鱼船上谢三郎。原是玄沙者老虎。日昳未。曹山之酒原不醉。吃得三杯两盏通。打破愁城伸脚睡。出乎类拔乎萃。道人不贱亦不贵。赢得春光度寸阴。从来诸圣原无位。晡时申。绝烟野老来负薪。到家不问庐陵米。锅里无茶口内嗔。明白了衣下珍。眼中瞳子面前人。闹市临流称大隐。竿头惯钓赤稍鳞。日入酉。下坡路儿君知否。明朝日出事如何。依旧三三还是九。象王行狮子吼。狐狼野干无处走。今日当阳漏逗开。舌头原来不出口。黄昏戌。独坐茆庵胜石室。静观跛足须弥山。好笑长房千里术。忘却年不记日。只知屎橛千圣出。懒下禅床被人嗔。文殊也曾遭贬叱。人定亥。柴门虽设无内外。呼童讨火月为灯。照彻单前无被盖。喜还悲否还泰。竹树相敲生万籁。曹溪之路少人行。若是知音还不会。半夜子。悟睹明星树宗旨。恼恨云门棒下来。至今败阙成何济。山是山水是水。遇直逢曲无彼此。三更六代法衣传。五叶一华谁敢拟。

  忠州玉山竹庵般若灯谱禅师
 
  郡之罗氏子。少列黉序。适庆忠阐化玉山。师参扣有年。未几室氏亡故。循亦剃发。一日忠于崇圣上堂。师出问。九重铁鼓。如何一箭便穿。忠曰。鼓聻。师作呈势。忠曰。穿也穿也。师便礼拜。遂结庵于玉山之南。数年复开九峰焉。

  忠州牛首云岩野云灯映禅师
 
  酆陵冉氏子。参庆忠于平山。一日忠与僧论议。忠曰。如汝是善打底人。设有三人。与汝艺同。齐把住门。你如何出去。时僧下四十九转语皆不契。适师从外归。忠举似师。师唤曰。外边行者何人。忠视师。师曰出也。忠颔之。忠阅颂古次。师曰。和尚也被他瞒。忠曰。汝又作么生。师便喝。忠曰。来者里叫唤。师曰。者里不叫。向何处叫。忠曰。汝当时跳岩跳坎。只为父兄难汝。而今也去寻个事干。师作礼。忠付以偈曰。退后栖身地步宽。殷勤好去到牛山。客来切忌忘优待。翠竹青松一任看。
 
  潭州万峰汝翁童真至善禅师
 
  蜀渝州江津江氏子。少师文定公渊之后也。生时。母梦天鼓。状如日轮。响入丹墀。祖父梦。僧携蒲团至庭。翌午而师生。八岁父守夔州。师随父诣任授以邹鲁章句。辄能记之。未久。闻庆忠道播南濵。师随父诣寺。先是忠梦。大江一舟。二人鼾寝于内。忠登舟。舟即化龙越山而过。黎明忠语首座曰。今日看有何人来。未午而师随父至。忠异之。父果以师落发作沙弥。三年从上座乔公。诸经论律。悉能背诵。十三岁善颂偈。遇事指物。应口而成。十五岁阅大慧祖录。至竹篦子话。起疑。甲午参三山和尚于崇圣。看万法归一一归何处。与竹篦子话。自春及夏。如醉如醒。及忠转江南。师得朝夕参请于中秋夕。与二僧擎茶。偶壶盖坠地。忽尔前后际断。走见忠。忠诘至婆子烧庵话。师应声稍迟。忠曰。未也。子虽有得此处。尚不能去。不见道。末后一句。始到牢关。把断要津。不通凡圣。向老僧未开口前领得。错过了也。经二年。一日阅聚云录。至举长沙问惠安公案。云曰。若是宝峰则不然。有问百尺竿头如何进步。向他道。此去忠南二百里。如云不会。但道。水路一半。陆路一半。师当下豁然。从前所得。一时净尽。走质于忠。忠举数誵讹。师皆达旨。遂印之。命掌记室。康熙初。命师南下。初住龙会。迁长龙。主万峰。
 
  上堂。拈拄杖云。辨龙蛇眼。擒虎兕机。固是衲僧日用寻常事。新长龙号令初行。条章约法。不同小小。所有僧堂里风穴。厨堂里雪峰。客堂里重显。磨房里法演。侍寮里洪准。净房里佛日。一齐归向拄杖头上。任渠宽行大步。随缘自在。也未得十分安稳。且道。奇特在甚么处。靠拄杖曰。有意气时添意气。不风流处也风流。
 
  上堂。譬如雁过长空影沉寒水。天衣老人。大似抱赃叫屈。看来看来。真个真个。何以故。一二三四五。屈指河沙数。雪窦闻之。倒退三千里。缓缓只道得个拈却一去却七。上下四维无等匹。
 
  腊八上堂。纵横截毗卢之印。断送浑家。剔脱开。少室之门。风情越量。若也于斯提去。何劳扣户椎门更若殢齿粘牙。未免重楼次第。先佛仪式。权且听着。
 
  迎庆忠老人舍利还山。上堂。拈拄杖。东觑西觑曰。长龙不济。到处觅先师灵骨。乃举舍利曰。者个若是。孤负先师。者个不是。孤负长龙。是与不是。一笔勾下。汝诸人。还见师翁么。复云。今辰比丘如法。为先老和尚。修设清供。山僧特为举扬。须知此供。不从天得。不从地得。不从人得。毕竟从甚处得。良久曰。释迦既然皆拱手。何愁弥勒不扬眉。
 
  解制上堂。破落门户。件件缺短。盖古之常。兄弟东去西去。总为云堂少剩。不消老汾一陌纸。两块肉。断送情魂。庆快平生。还知么。旧阁闲田消息在。苍池夜静月华来。
 
  示众。露一缕于千圣顶[寧*頁]之上。尘尘尔刹刹尔。掷一尘于万亿刹海之中。恢恢焉恍恍焉。远发千钧弩。倒弄金刚王。也须退后三步。衲僧门下。事非小小。拈竹篦曰。者个不属尘。不属缕。猛火烧虚空。须弥藏北斗。便恁么去。犹落今时窠臼。未免丧我儿孙。须是从前所得无量解脱。一时荡尽。洒洒地。作个无依无倚道人。火不曾烧着口。风不曾吹倒树。无边无中。无前无后。泥蛇飞入画屏间。野狐变作狮子吼。卓一卓。
 
  示众。高亭直超而去。孤负德山。赵州洗钵盂了。瞒他作者。直须揭却顶盖。剿绝根株。一一妙明。一一天真。风清皇路。月映江楼。犹是无风匝匝之波。务要掀天作用。整葺颓纲。挽他滹沱未坠之绪。今日不免为诸人约法三章。第一不得权实并用。第二不得宾主齐来。第三不得照用双举。须向古德未屙已前。蓦行一步。庶得祖风不坠。千古生光。还有具如是操略也。无有则出来。为古人雪屈。时闻版声鸣。师拍案下座。
 
  示众。龙以角听。蚁以身听。人以耳听。普贤大士以心听。拈拄杖曰。此以谁为听。昨夜北风起。寥闻打牕声。

  师侍庆忠于五云。一日忠入侍寮曰。善侍者莫在此间坐。师曰争敢。忠曰。莫瞌睡么。师作卧势。忠便打。师便喝。忠曰。元来此处有人。师便礼拜。至晚。忠复谓师曰。国师三唤侍者。侍者三应。甚么处是侍者孤负处。师进曰。始终作家。忠曰。还有与古人雪屈底么。师曰有。谁是雪屈者。师掩耳出。
 
  谒破山和尚于金城。山曰。近离甚处。师曰高峰。山曰。高峰近日如何。师垂下一足。山曰。上座聻。师曰不识。山曳杖归方丈。师拂袖便出。
 
  僧自沩山来。师曰。沩山近日何如。曰尽利害。师曰。利害在甚么处。曰只为婆心太切。师曰。还知此间么。曰请师垂示。师便打曰。更利害。师曰。汝若恁么会。连我也是瞎汉。随后又打。
 
  问僧。沩山和尚。为甚鼻孔缺了半边。僧指师鼻曰。恰似。师曰。汝若唤者个作是。入地狱如箭。曰毕竟作么生。师曰。洞庭无盖。

  因僧举临济两堂首座齐下喝等语。话犹未了。师便喝。僧拟议。师拈拄杖推出。复喝一喝。
 
  忠州治平竺峰幻敏禅师
 
  酆陵徐氏子。生而英俊。敏慧过人。十岁剃发。于母兄佛喜野云二师。与万峰善禅师。同作沙弥。事庆忠。当时庆忠会下。以善敏二沙弥。颇有机辩。声振一时。师虽年少。沉默寡言。识者知其必成大器。先是人传善公善偈。忠入堂。值善围火次令偈。善曰。赤光闪灼。紫焰盘旋。既能点雪。又灿金莲。忠打一掌归方丈。复指灯。命师作偈。师曰。光如闪电。虚空可彻。未来作灯。是铜是铁。时三目和尚见之。征曰。是铜是铁。师曰。火里波浪起。忠异之。问汝名甚么。师曰幻敏。忠曰。幻敏已前。师曰。海底青天外。忠曰。幻敏已后。师曰。佛法永无穷。忠曰。甚么处见。师曰。灵峰山下在安期。目曰。期解后如何。师曰。虚空大地。目曰。落在甚处。师顿足。目曰。有足顿。无足顿个甚么。师曰。和尚也莫太认真。忠大笑。目复问善。善曰。火里炼真金。忠曰。大众何不看二沙弥答话。师阅经次。忠曰。眼中常见如是经典。只者便是。为复别有。师曰。和尚直须恁么会。忠曰。离却纸墨道将来。师曰。东边风也不多。忠曰。者小师。师自五云归。忠曰。闻汝惯打人。师曰。和尚仔细。忠曰。汝走路穿甚么。师曰。草鞋。忠曰。狞牙生也未。师翘足。忠曰。那个聻。师曰。问者话作么。忠曰。三空说汝掌他。要将汝来处治。师曰。早与他说过了也。忠曰。作么生说。师曰。盗一赔九。忠曰。吾助汝远来。善曰。童真汝宜童行。师事忠二十一年。忠灭度。众请治平继席。

  上堂。山僧自入者个社。火场头惟具一行铁脊骨。一个不变心。至于禅道佛法。毫无些子留滞胸中。填塞肚里。今日被众和尚。以老人转桌之故。无端举向人天众前。睁眼看者。张耳听着。毕竟道个甚么。以为承先启后。良久曰。枝头柳映千春茂。树里华飘万古香。
 
  入塔归上堂。一番景过一番新。梅绽金舒巧样呈。惟有者些浑四序。都卢无变亦无更。作么生是无变无更底道理。莫是宝塔重。新总持不动。唤作无变无更得么。错。莫是舍利流辉。眼存青白。唤作无变无更得么。错。莫是新长老。摇唇鼓舌。重打葛藤。四众等法谊如故。道念恒存。唤作无变无更得么。错。若会得者三错。堪报老人莫报之恩。可了老人未了之业。其或未然。再扬家丑。蓦竖拳云。四四三三七七八八。

  佛成道日。结制说戒。上堂问。圣明统御万国咸宁。道合君臣。河清海晏。正恁么时。和尚又作么生。师曰。惯弄灵蛇势赫赫万层。曰祇如本郡文武官宰绅衿四众等。迎请和尚。开场选佛。且道。以何利益檀度。师曰。活捉生马威昂昂千里。曰恁么则寿如山福如海。瓜瓞连绵。簪缨蔼蔼去也。师曰。谛当更谛当。问聚云心印临济纲宗。如何是临济第一句。师曰。前三三后三三。如何第二句。师曰。七不成八不就。如何第三句。师曰。茶酙三个枣。曰恁么不独衲僧咸有庆。文经武纬尽恩荣。师曰。且喜小出大遇。问。至道真乘。本无言说。应机接物。须赖激扬。至道真乘即不问。应机接物事如何。师曰。曹溪有路人皆到。曰即今陇畔寒梅新发秀。山头瑞雪斗芳妍。未审是神通妙用。法尔如然。师曰。信是谁人得得来。曰恁么从此治平扬法化。千邦万国荷真风。师曰。今日恰遇同参。乃拈拄杖。卓一卓云。恁么恁么。几度频临江上望。黄梅花向雪中开。不恁么不恁么。嫩柳摇金线。且要应时来。试看释迦老子。明星一点。奇哉三汉。譬说喻说。论教论宗。以至调跛驴医瞎马。不过应个时节。又看历代宗师。说甚么谨严高古细密简明亲切。转身异类。末后拈尘柄。说脱空。不过应个时节。祇如现前文武绅衿。护法四众。请山僧开炉选佛。结百二十期。致令他人划地为限。又令披五条七条二十五条。一归依。二归依。三归依。路从平地险。人向静中忙。道是应时节。不应时节。良久。复卓拄杖云。本是潇湘江上客。自西自东自南北。复举。波斯匿王问世尊。胜义谛中。还有世俗谛否。若言其有。智不应一。若言其无。智不应二。一二之义。其义若何。佛言。大王。汝于过去龙光佛时。曾问此义。我今无说。汝今无闻。无说无闻。是名一义二义。看他波斯匿王。意欲连科及第。世尊即将名覆金瓯。今日众中。若有问第一义谛。山僧但拍掌呵呵。何故聻。自从舞得三台后。拍拍原来总是歌。
 
  忠州桐山普门灯显禅师
 
  涪陵夏氏子。少从应院。初参万松有年。适松化去。庆忠应白岩之请。师谒焉。一日同众侍立次。忠举默然良久话验众。师曰。大似屋里贩扬州。忠曰。莫道无事好。师曰。和尚也是无端。忠便打。师便喝。忠曰。异时不得孤负老僧。师作礼而退。复侍庆忠于五云。一日病起。呈偈曰。改头换面几生来。此日无端眼豁开。分付目前皮袋子。何妨马腹与驴胎。忠曰。那个是你开底眼。师竖起拳头。忠曰。放下着。师才放下。忠曰。又在甚么处。师曰。明日金城寺里有斋。忠曰。放汝三十棒。师珍重便出。忠主席南城。命师作监寺。一日入方丈。忠竖起拂子。师便喝。忠曰。因甚即喝。师曰。无奈院事甚繁。忠遂印之。
 
  出住桐山。上堂。拈拄杖曰。洪波浩渺。白浪滔天。珊瑚林里拥金毛。无漏国中悬明月。觌面承当得来。错过了也。还知么。岁历已颁新日月。无劳更唱太平歌。卓拄杖一下。下座。
 
  夔州天元体如灯慧禅师
 
  郡之李氏子。参庆忠于太平。一日闻忠举香严击竹话。师于言下有悟。乃啐地曰。原来只是恁么。颟顸多少英杰。忠曰。道甚么。师竖起拳头。忠曰。是甚么师于忠面前。[祝/土]地三下。拂袖便出。

  住后上堂。若论此事。明明现成。岂在升堂抛沙撒土为垂示耶。但愿诸人真实履践。自有入手时节。即今还有真实履践者么。出来与山僧相见。僧问。济北宗旨。诸家各答不同和尚。作么生。师曰。不打者鼓笛。进曰。既为宗师。何得如此。师便打。僧问。如何是第一句。师曰。虚空眉拖地。如何是第二句。师曰。海底角接天。如何是第三句。师曰。昆仑骑象走。如何是金刚王宝剑。师曰。那吒带血腥。如何是踞地狮子。师曰。狐踪绝迹。如何是探竿影草。师曰。莫作两样看。如何是一喝不作一喝用。师曰。金刚与泥人擦背。如何是宾中主。师曰。乌鸡石上飞。如何是主中宾。师曰。风吹松韵清。如何是主中主。师曰。空谷石点头。又僧问。临济宾主与洞山宗旨同别。师曰。一队猢狲夜簸钱。如何是正中偏。师曰。青山卧白云。如何是偏中正。师曰。雪岭乌龟走。如何是正中来。师曰。月移水底天。如何是兼中至。师曰。寒梅夜发鸳鸯树。如何是兼中到。师曰。百昌已播旧时春。如何是君。师曰。皇极开天运。如何是臣。师曰。将相贵忠贞。如何是君向臣。师曰。塞外不迎君。如何是臣奉君。师曰。赤心惟报国。如何是君臣道合。师曰。明良喜启会聚风云。如何是诞生王子。师曰。九龙方吐水。尊贵自天然。如何是朝生王子。师曰。紫禁嵩呼遍。端然致太平。如何是末生王子。师曰。圣种贤才各不同。如何是化生王子。师曰。腐草若无心。萤光何处是。如何是内生王子。师曰。不见妖梅放。还疑上苑香。僧再进。师喝曰。饭袋子。好似些水老鸦捕鱼。囫囵吞囫囵吐。何曾得些受用来。夫五家宗旨。非是教人册子上记来。徒炫虚名。须知言句乃救病之良方。贵亲证亲悟。师家答处。乃应病授药。所谓医不执方。合宜而用。岂是局定死蛇头。令人堕坑落堑。竖拄杖云。三句四喝。宾主偏正。五位君臣。五位王子。都在山僧者里。汝还一口吞得下么。韩獹休逐块。狮子惯咬人。卓一卓下座。

[NextPage]

  巫阳慈祥灯远禅师
 
  本邑人。上堂举南岳因僧问。如镜铸像。像成后。光向甚么处去。岳曰。如大德为童子时相貌何在。僧曰。祇如像成后。为甚么不鉴照。岳曰。虽然不鉴照。瞒他一点不得。颂曰。新月如钩一线悬。白云淡处露中天。相看疑谓寒光薄。个里谁知一镜圆。
 
  天峰灯南禅师
 
  忠州雷氏子。示众。举南岳因马祖阐化江西。遣僧往探之。乃命曰。待伊上堂时。但问作么生。伊道的语记将来。僧至马祖一如教。问作么生。祖曰。自从胡乱后三十年。不少盐酱。僧回举似岳。岳然之。颂曰。知子莫若父。当仁不让师。抛戈卸甲后。千里暗投机。
 
  惺彻灯法禅师
 
  上堂。举青原参六祖。首问。当何所务即得不落阶级。祖曰。汝曾作甚么来。原曰。圣谛亦不为。祖曰。落何阶级。原曰。圣谛尚不为。何阶级之有。颂曰。金殿苔生劫外春。更阑人静月华明。威音那畔绝消息。岂着今时麟阁勋。
 
  天宁灯九禅师
 
  赞达磨像曰。对御谈玄一字无。九年冷坐石头枯。亲将皮髓平分后。那个男儿不丈夫。
 
  庆忠灯向禅师
 
  示众。举云盖僧乞瓦因缘。颂曰。当初乞瓦向官人。一问曾酬云盖僧。公案于今重拈出。不妨遍地布金砖。
 
  大川灯济禅师
 
  上堂。举三祖忏罪因缘。颂曰。风恙缠身已不堪。何缘忏罪究根源。因知罪性本空故。秋水无痕月皎然。

  晖白灯桂禅师
 
  举风幡话。颂曰。迷悟关头洵不同。廊庑暮夜刹幡风。二僧若也知消息。推倒长干使化龙。
 
  四维禅师
 
  举三祖僧璨大师。自二祖授法。深自韬晦。居无常处。积十余年。人无知者。四祖道信。时为沙弥。礼祖问曰。愿和尚慈悲。乞与解脱法门。祖曰。谁缚汝。曰无人缚。祖曰。何更求解脱乎。信于言下大悟。颂曰。无人觑着历多年。为法深藏气骨寒。孰意沙弥无忌惮。妄将一语广流传。

  天长禅师
 
  南宾冉氏子。久事庆忠。志修净业。忠嘱以偈云。根苗奇异迥非同。不属西兮不属东。节候到时馨自若。佛生一体有无中。师呈偈云。佛生一体。无彼无此。从苗辨地。识人因语。佳作仁。可知礼。
 
  妙德尼灯鉴禅师
 
  举六祖本来无一物话。颂曰。本来无物惹尘埃。米熟功成独倩筛。衣钵夜传三鼓后。一花五叶至今开。
 
  工部熊汝学月崖居士

  豫章丰城人。适 怀宗皇帝。毁大内银铜佛。俄以事感。帝悟。命公入蜀。采买铜铅。时庆忠。住平都。法席大震。公扣焉。先是忠梦一人。帐前拜谒。傍僧曰。是和尚弟子来了。诘旦果至。忠示以东山水上行话。不逾年有悟。献临济宗旨颂曰。霹雳晴空风舞磨。山门走入灯笼中。问予临济之宗旨。今日牙疼未与通。忠曰。着着着。又颂曹洞宗旨曰。潜行密用及相续。曹洞家风玄又玄。舌上有机织出锦。目前无我写成篇。古人落在今人手。今日热似昨日天。要会二师真面目。直须抹却五圈圈。
 
  聚云老人讳日拈香。流水常存今古脉。高山不断去来云。青青岩桂华香远。岁岁秋风雨露痕。今日是先师翁忌辰。法孙灯绍万里希遘。拈香礼塔。无物供养。生平善笑。聊以为敬。阿呵呵。且道。笑个甚么。
 
  忠问。一毬三子是何义。士曰。三界大师四生慈父。曰何不说法。士曰。说法已久。自是和尚不闻。曰我若闻。非真说法也。旁僧曰。居士说法竟。士指栗蓬。忠谓僧曰。汝无故架祸于人。士呵呵大笑。忠颔之。
 
  为聚云庆诞。前月忌辰将甚去。今朝生日自何来。火烧不死金刚眼。赚煞诸方尽活埋。咦。我若不是儿孙。直教骂得骨出。

  为叙州朱提山朝阳池和尚立石记曰。月明老人。得法于铁牛。传大慧心印。兀坐朝阳。二十余年。待其人而后行。聚云吹万。师翁独得其宗者。继往开来。今有我师铁壁矣。水部尚书熊汝学。为老人三传法子也。水木之思。勒石垂远。 章皇帝。命以御史大夫。未就。隐终南。
 
  总宪吴天谷保泰灯朗居士

  顺天人。抚蜀。按涪陵。见庆忠随宜录。作书遣使迎忠。忠不往。公亲诣山中问道。未久辞忠。忠召公。公应诺。忠良久。公于言下领悟。回南濵。致书于忠曰。得侍吾师。庆快平生。但世缘相迫。暂作六月之息。居士一呼。弟子回首。相会时看。说个甚么。一日谕寮属曰。尔等莫谓本院尊大。最尊大者和尚耳。本院见铁大师后。方知吾孔圣朝闻之道。自今以后。矢志食素。将身许国。以酬 太祖三百年养士之恩。尔等各宜熏修。遵崇三宝。语罢。该属等稽首再拜。泣泪如雨。
 
  按察文苇庵居士
 
  早岁登第。夙慕禅学。及官按察。一日闻衙司喝退堂声。有省。拈偈呈忠曰。踏着秤锤原是铁。从前错认定盘星。积卷如山休拟议。且听当阳喝一声。
 
  长阳侯胡屏山居士
 
  赞五祖像曰。黄梅路接破头山。遇个小儿非等闲。佛性答来真奇特。栽松能不忆他年。
 
  副戎王一喝居士
 
  久参庆忠。一日忠上堂云。主山高案山低。左青龙右白虎。年年三百六。月月二十五。逆数顺数。数到牛首山云岩寺大殿里。恰似佛幻三月前鞔的鹿皮鼓。公于座下。跃然打口鼓。忠呵呵大笑。公拂袖便出。
 
  万松芝禅师法嗣
 
  忠州万松云岩灯古禅师
 
  郡之江氏子。少列黉序。初参万松于华严。三载始剃发。请益于松。松示偈曰。闪灼电光寒。忻然出宝匣。旷劫无明根。一时都抹杀。次二年。请充第一座。松灭后。众请继席万松。
 
  上堂。门门有路。金蛇飞电掣。户户无私。铁马弄云骑。脱或未然。拄杖自有分晓。打○相。佛身充满于法界。[○@│]普现一切群生前。[○@*]随缘赴感靡不周。靠拄杖曰。而恒处此菩提座。众中有超宗出格者么。出来。为汝决择。僧才出。师便喝。僧以具搭肩归众。师复喝。乃曰。有问有答。冰壶推石辊。无问无答。雪屋守泥毬。答亦问问亦答。看看辘轳两头大。辊出长街童稚欢。当家儿子实潇洒。
 
  上堂。竖拂子云。这时节寒凛冽。[狂-王+軍]犬威猕兽掣。雪人火里笑嘻嘻。石女低头拜不歇。拜不歇。哑人嚼冰棱。冷热向谁说。击拂子云。虚空拔楔。太煞郎当。眼里添沙。全没交涉。
 
  佛诞上堂。周行目顾。指地指天。血口无端。章成话堕。将谓干土擦壁。那晓泥水通身。惹得后代儿孙。年年烧浴。岁岁舌饶。愈增葛藤。重添垢腻。今日为伊拔除。不免大家触忤。卓拄杖云。还识这杓恶水么。

  示众。举永嘉大师云。从他谤任他非。把火烧天徒自疲。我闻恰似饮甘露。销镕顿入不思议。永嘉恁么道。是即是。未免推过别人。山僧则不然。谁为谤谁为非。把火烧天也不疲。无耳人闻倾甘露。昨夜飘梧动地辉。
 
  示众。行脚学人。脚跟点地也未。不然。先要具一付洁净肚皮。一双青白眼睛。脊梁硬似铁。脚板快如风。把自己。如粪如泥。犹冤犹敌。然后游人间世。幻视万缘。把住作主。有时崖下一食。树下一宿。遇饥寒处。变逆千态万状。不动其心。到此方叫做行得脚底人。毕竟又看这一番。是为着何事。须要照管脚跟脚底。瞥尔踏破草鞋。踢翻土块。始不负行脚一遭。至于檀度信施国王水草。在在处处。一任随分受用。别有一句。路上逢人。莫道山僧不曾与汝说得。
 
  示众。出家无别法。真实要离亲割爱。毕竟亲如何离。爱如何割。视骨肉如生冤家。谓之离。把自己如真仇敌。谓之割。于是投在法门。拜个师长。勿论寒暑。勿论劳逸。勿论变常。勿论顺逆。服劳奉事。左右追随。凡应对洒扫之宜。迎宾待客之绪。无别巨细。都要应酬。纵使干不来做不上。莫起厌烦。勿生退堕。更不可一时离师。一日违众。或有时省亲事长。先期告假。刻日就归。日久月亲。乃师观其志向。察其行履。果是法门种草。然后教他受戒学佛。步步进道。自兹至壮至老。善始善终。此一生算得过百生千生。万德庄严。亦复如是。所谓一子出家。九族生天。信矣宜矣。若漫心法门为清净。向里许混光阴。图便宜。不晓佛为何人。法为何物。僧为何务。师长如何承奉。大众如何酬对。有功有施。有劳有怨。逞血气弄精魂。譬如乌鸦。身在虚空。心在粪草。行是俗行。说是俗说。混俗和光。靡所不至。师长不能言。善友不敢责。日复一日。愈趋愈下。为僧至此。久久自陷泥犁。且不得度。欲求一子出家。九族生天得乎。古德云。丝毫失度。便招黑暗之愆。霎顷邪言。即犯禁空之丑。我尔大众。安肯虚消信施。自恣放纵者耶。山僧感伤末法。不觉吐露至此。一众须知。
 
  为庆忠老和尚拈香。喝一喝曰。三岁孩儿弄花鼓。又喝一喝曰。牛头没马头回。复喝一喝曰。不道不道。大众。者里见得。满眼满耳。尽是老人现前底受用。纵尔年变月迁。亦无增减。今日乃我法伯老人三九之期。毕竟将甚么作供。以手抚案曰。四三一二五。木马逐风舞。六七八九十。日日大吉利。信受奉行可知礼。
 
  师生平律身以严。其所说法。绝不许人记录。见之必火。貌古形疏。政黄牛之类也。
 
  忠州聚云觉树灯世禅师
 
  郡之丘氏子。少为书生。谒万松于楞伽得度。命入侍寮。经年始彻源底。自印心后。混迹浯江者十有六年。康熙丙午。庆忠移锡龙昌。以聚云久虚。命师主之。忠涅槃后。师上堂拈香曰。今朝初九。道是老人二九。今朝二九。却是初九。即今大众设斋。宾也有。主也有。且道。宾主混融时。作么生是供养一句。良久曰。舌头原来不离口。
 
  岫岩灯燎禅师
 
  上堂。举婆子烧庵因缘。颂曰。枯木寒岩异草青。凝眸坐却白云深。一朝铁树花开遍。冰雪红炉烈焰腾。
 
  宝峰丽禅师法嗣
 

  忠州天宁耳庵灯嵩禅师
 
  酆陵毛氏子。始谒庆忠于平山。忠命掌记室。次参宝峰于熊耳。随请第一座。峰灭后。出住灵峰。

  上堂。百尺竿头流赤水。蟭螟眼泪哭双疼。葫芦好似东瓜样。画饼充饥岂是真。喝一喝。
 
  上堂。抚掌云。三世诸佛历代祖师。尽在山僧手中。粉碎去也。且作么生折合。又抚掌一下。
 
  上堂。罗汉走出山门。土地却归正殿。撞倒我佛频伽直当王四家大铁罐。

  茶话。若唤作茶。欺三世佛祖。不唤作茶。背赵州公案。举杯曰。毕竟唤作甚么。放杯抚掌三下。
 
  为巴掌和尚毕九拈香。九九八十一。古今同此历。吾师无去来。分明只者是。
 
  示众。灵峰北头南。牛栏没半边。王三布裈破。打出大泥团。喝一喝云。是甚么。掉头峰上看。不见五更天。
 
  示众。举道吾云。高不在绝顶。富不在福严。乐不在天堂。苦不在地狱。相识满天下。知心能几人。径山杲祖云。径山即不然。高在绝顶。富在福严。乐在天堂。苦在地狱。谁知席帽下。元是旧时人。二老今日高低。落在灵峰手里。饶他不过。各与三十拄杖。罚出三门去。若有人问汝等。但道低声低声。
 
  示众。今朝六月初一。诸佛也须忌讳。直饶伶俐衲僧。最怕当头一句。那一句。纵使道得分明。恰似东京王矮子屎粪气。
 
  师以五宗示五相。随申五颂。。磊磊落落老神仙。一劈华山亿万年。大鹏一激三千里。倾湫倒岳不为颠。南山起云北山雨。自古长江不系船。一。抑扬抬捺事纷纷。不及当然一句亲。满眼满耳真消息。随机随用绝留停。岸回惊水急。良马见鞭行。果是毗卢真教主。何须累劫更修因。。从来不向外边行。父子相知有几人。从体起用须知孺子。摄用归体必取老成。窄路相逢人不语。多时不遇有知音。此处不从他处会。必须梦里再还魂。。深宫不见五云封。夹路桃华满树红。粉墙白虎应须辨。炭里乌龟事莫穷。仙女却如贫女好。野人番令主人同。不言不语真君子。一腔风月在其中。知恩识义人间少。反眼无情世上多。铁脸阎罗全不惧。尝将白眼看娑婆。撩起便行兮却为真子。四野讴歌兮口似悬河。一句任从三贯二。莫教鷂子过新罗。丙申秋。偶示疾。以衣钵亲炙学侣等。托高峰来和尚。以续嗣焉。未几跏趺而化。阇维得舍利七粒。塔于天宁之东。
 
  提督陈世凯灯静居士
 
  字赞伯。湖广施州卫人。弱龄颖异。因父迎宝峰。说法于熊耳。公朝夕参叩。峰开示偈语。辄记忆不忘。一语不惬于怀。则端坐究参。无昼夜。必求惺悟而后已。历官至提督。公事之余。恒与缁衲唱酬。当时名宿。咸礼下之。公六十诞。普陀遣使以祝。公答之以偈曰。金刚不坏方为寿。舍利光明始见真。万法到头浑似梦。性原了处是长春。

  • 上一篇文章:续灯正统——卷十九
  • 下一篇文章:续灯正统——卷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