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印长老在纪念六祖惠能大师圆寂1300周年庆典上的讲话

作者:中国佛教协会会长 传印 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3-10-13 点击:5040


图 广东省佛教协会会长明生大和尚代读传印长老的讲话

传印长老在纪念六祖惠能大师圆寂1300周年庆典上的讲话
中国佛教协会会长 传印
2013年9月7日(农历八月初三)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法师,各位居士,各界朋友:

  今天,我们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在此隆重举行“纪念六祖惠能大师圆寂1300周年庆典”法会,我谨代表中国佛教协会并以个人名义,表示热烈的祝贺!并向与会大众,致以诚挚的问候与深切的祝福!

  惠能大师,俗姓卢,祖籍河北范阳(今河北涿州市),唐贞观十二年(公元638年)二月八日子时诞生于岭南新州(今广东新兴县)。大师幼年丧父,家境贫寒,卖柴养母,因闻人读《金刚经》至“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句,发心往谒五祖弘忍禅师,在黄梅入碓坊,服劳于杵臼之间。经八月,听神秀“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试,勿使惹尘埃”之偈,而作偈曰“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因题偈会意,得五祖授以衣法,却而隐于怀集、四会之间。仪凤元年(676年)至南海法性寺(即今广州光孝寺),值印宗法师讲《涅槃经》,闻二僧讨论,一云幡动,一云风动,大师云:“不是风动,不是幡动,仁者心动。”为众所推,始落发受具。后住韶州曹溪宝林寺(即今广东韶关曲江南华寺),弘扬“直指人心,见性成佛”之顿悟法门。万岁通天元年(696年),女皇武则天《赐六祖大师诏书》曰:“师以道契无为,德光先圣,入大乘之顿教,表无相之真宗,既而名振十方,声流四海,万机无恼,八识俱安,功超解脱之门,心证菩提之岸。朕以身居极位,事继烦煎,空披顶戴之诚,伫想醍醐之味,恨不趍陪下位,侧奉聆音,倾求出离之源,高步妙峰之顶。师以宏扬之内,大济群生,横舟楫于苦海之中,救沉溺于爱河之岸。”(《历朝释氏资鉴》卷六南华石刻)为表其情诚,又特地派遣中书舍人吴存颕,赐水晶钵盂、摩纳袈裟、白毡、香茶等物以专伸供养。神龙元年(705年),唐中宗即遣内侍薛简往曹溪召师入京。师以“久处山林,年迈风疾”,辞却不去。薛简恳请说法,将记录带回报命。中宗因赠摩纳袈裟一领及绢五百匹以为供养。并命改称宝林为中兴寺,由韶州刺史重修,又赐予法泉寺额,并以新州故宅为国恩寺。延和元年(712年),回至家乡新州,命门人建报恩塔。唐玄宗先天二年(713年)八月初三,示寂于新州国恩寺,世寿七十六。次年六祖真身迁回曹溪,供奉在灵照塔中。兵部侍郎宋鼎、太尉房琯及王维、柳宗元、刘禹锡皆先后为作碑铭。宪宗朝谥曰“大鉴禅师”;其后,宋太宗加谥“大鉴真空禅师”,仁宗加谥为“大鉴真空普觉禅师”,最后神宗再加谥为“大鉴真空普觉圆明禅师。”

  惠能大师的教说,为其弟子法海汇编成书,名曰“六祖法宝坛经”,盛行于世,为后来禅宗之宗经,亦是六祖思想的集中体现。近代以来,伴随着《坛经》的外文翻译,推动了六祖南宗禅在世界各地广泛地传播与流布,迄今所见,仅英译本就达十几种,此外,尚有德文、法文、西班牙文、日文、韩文等译本,这说明惠能大师的禅学思想,不仅在中国思想文化发展上占有重要的地位,而且对世界文明也有着积极的影响。另外,惠能大师的禅学思想不但在佛教界和文化思想领域占有重要地位,并且对诗歌、绘画、音乐、书法、建筑等艺术理论和管理科学等方面都有着深远影响。

  惠能大师是中国历史上有着重大影响的高僧之一,毛泽东曾经高度评价说:“惠能主张佛性人性皆有,创顿悟成佛说,一方面使繁琐的佛教简易化;一方面使印度传入的佛教中国化。因此,他被视为禅宗的真正创始人,亦是真正的中国佛教始祖。”又说:“惠能在哲学上有很大贡献,他把主观唯心主义的理论推到了高峰,要比英国的贝克莱早1000年。”近代国学大师钱穆则评价道:“要接受西方文化,便该学惠能,把西方的文化融解进中国来。”陈寅恪称赞六祖:“特提出直指人心、见性成佛之旨,一扫僧徒繁琐章句之学,摧陷廓清,发聋振聩,固我国佛教史上一大事也!”更值得称道的是,惠能大师与老子、孔子,被并列尊为“东方三圣人”,并且作为“世界十大思想家”之一,将其塑像矗立于英国伦敦大不列颠国家图书馆广场。

  2010年12月27日,惠能大师还被评为“岭南文化十大名片”之一,此基于“文化识别力、文化影响力、持续传播力、文化形象力和唯一性、代表性、标志性”等评选标准,又经过专家提名、网络投票、专家初选、媒体公示和最终评审等多个环节而最终选出,大师的知名度与至今仍延续着的影响力可见一斑。可以说,惠能大师作为我国历史上重大影响的思想家之一,其思想包含着的哲理和智慧,至今仍给人以有益的启迪,并越来越受到广泛的关注。

  今年适逢惠能大师圆寂1300周年,举行系列的纪念活动与庆典法会,可以说具有重要意义与深远影响,以下谈几点个人现实意义。

  一、《坛经》中“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的思想,对人生佛教或是人间佛教的践行,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指导意义。“随所住处恒安乐,行住坐卧皆是禅”的理念,正可对治时下部分学佛者将修行与日常工作、生活相隔离的不良现象,正如惠能大师弟子永嘉玄觉禅师《证道歌》所说:“自从识得曹溪路,了知生死不相干,行亦禅,坐亦禅,语默动静体自然。”能在日常生活工作当中,有效地体悟或契入佛法,与当今社会相契合,与人间佛教的构建相一致。

  二、大师倡导明心见性,用“无念为宗、无相为体、无住为本”的思想将人类心灵深处极致的和谐本性(佛的境界)呈现于人的当下一念之中,有利于为迷失在滚滚红尘中的人们重建个人精神家园指明方向。《坛经》中“风动、幡动,还是心动”的典故,对心浮气燥的现代人,犹如一剂良方,灭却心头火,剔起佛前灯。勤修戒定慧,息灭贪嗔痴,“心地无非自性戒,心地无痴自性慧,心地无乱自性定。”“自心归依自性,是皈依真佛。自皈依者,除却自性中不善心、嫉妒心、谄曲心、吾我心、诳妄心、轻人心、慢他心、邪见心、贡高心及一切时中不善之行,常自见己过,不说他人好恶,是自皈依。常须下心,普行恭敬,即是见性通达,更无滞碍,是自皈依。”从己心着手,自净其意,调整心态,清理妄想杂念,保持身心清净,可尽免种种困扰与烦恼。

  三、《坛经》中“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说法,表示人与外部世界的“无差别境界”不是言语所能表达,只有靠人自己经验才能体会,此重点突出了个人主观能动性的作用,个人吃饭个人饱,个人生死个人了,要体悟修行中真谛,唯有自己贯彻落实、身体力行。

  四、大师临终前,尚不忘将“三十六对法”传授给十大弟子:“吾灭度后,汝各为一方头,吾教汝说法,不失本宗。若有人问法,出语尽双,皆取对法,来支相因,究竟二法尽除,更无去处。”并叮嘱道:“已后传法,递相教授一卷《坛经》,不失本宗。不禀授《坛经》,非我宗旨。如今得了,递代流行。得遇《坛经》者,如见吾亲授。十僧得教授已,写为《坛经》,递代流行,得者必当见性。”此充分说明了大师对人才的重视与用心培养。大师弟子众多,嗣法者四十余人,其中有五大宗匠:一南岳怀让,二青原行思,三荷泽神会,四南阳慧忠,五永嘉玄觉。怀让与行思又称为二甘露门,由此最终形成了唐代中国佛教“一花五叶”(南岳怀让系后衍化出沩仰、临济宗;青原行思繁衍出曹洞、云门、法眼三宗)、“五叶流芳”的兴盛局面。此对于反复强调“第一是培养人才、第二是培养人才、第三还是培养人才”的当今佛门,颇具有现实指导意义。正所谓“佛教要务中,教育为第一”。

  五、被后世称为禅宗北宗与南宗的创始人——神秀与惠能并无所谓高下之分,而且互相尊重。神秀曾力荐惠能于武后。遣使往请,而惠能谦让,终不度岭。其门下怀让、行思、慧忠,玄觉亦各行其道,也无所争论。此大局意识、团结精神,与和谐局面值得我们学习效仿。  六、惠能大师第一次答五祖弘忍问,表示“唯求作佛”,此非凡的志向,提醒我们身为出家人,立志当高远,发大心,修大行,感大果,所谓“粥去饭来莫把光阴遮面目,钟鸣板响常将生死挂心头”。既为佛子,当行佛事,以祖师大德为榜样,上求佛道,下化众生,不忘初心,恒守正念,庄严国土,利乐有情,为佛教的发扬光大、祖国的繁荣富强、民族的伟大复兴、人类的和平幸福而勇猛精进!

  最后,预祝此次活动圆满顺利!并祈:海众安和,国泰民安;社会和谐,世界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