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中国禅宗网 >> 南华素斋 >> 健康理念 >> 正文

素食与健康

作者:佚名 来源:中台世界网 更新时间:2008-09-13 点击:6524

    现在不只是台湾,全世界各国的素食馆像雨后春笋般到处林立,欧美各先进国家大学里面也陆陆续续在贩卖素食便当,愈来愈多的科学家、营养学家,甚至是医院,他们都渐渐投入素食主义的行列。这都充分显示素食人口快速在增加,并且已经造成了一种流行的趋势。

    是什么力量造成这重大的改变呢?因为愈来愈多的证据已经显示过去的科学界、医学界他们对饮食科学犯了一项重大的错误,这项重大的错误致使先进国家以及开发中国家,这些崇尚科技的国度,受到这种错误的科学所引导,致使他们的百姓陷入各种文明病之中,并且这一项错误就如同刽子手一般,全球起码已经有数以万计的人,因此提早结束了他们的生命。

    全球号称最先进的国家是美国,但是他们不只是乳癌、甚至直肠癌、肺癌都名列世界前三名。并且他们有50%的人是死于心脏病、高血压、或是血管方面的疾病,而那些贫穷落后的国家,这些疾病的罹患率却都低得出奇,比他们低得太多太多了。从这方面来说,你说谁比较进步呢?

    除了美国之外,英国、芬兰、瑞典这些国家,他们的骨骼疏松症罹患率也高得出奇,甚至他们只要大声咳嗽,或是坐在颠簸的公交车上,随时都会折断他们的肋骨。但是在亚洲、非洲地区,却很少人得到这种疾病。所以这些不争的事实,已经吸引了大批的科学家,开始投入这方面的研究了。

    事实上,有关于这方面的研究,以美国康乃尔大学的肯伯教授,他在中国大陆所完成的报告最完整。这是自古以来,所有关于癌症的数据里面,规模最大的。

    肯伯教授把比较贫穷的国家,跟比较富裕的国家拿来做比较。你大概会以为生活水平比较高、吃得比较讲究的国家,其人民健康会比较好,但是事实却大出所料。

    他在中国大陆的65个县市里面,每一个县市里各选出100名,也就是总共有6500名的成年人,参加这项规模最大的研究计划。其中包含了各种不同的环境,不同的生活方式,以及各种不同饮食习惯的人,因此正确性可以说是相当高。经过几年的追踪研究后发现,这些吃低脂食物,也就是吃米饭跟菜的中国人,他们得到乳癌的机会很小,直肠癌、肺癌或是骨骼疏松症更是低。相形之下吃高脂食物的美国人、英国人、瑞典人跟芬兰人,他们这一方面疾病的罹患率都是在世界的前几位。中国人所吃的蛋白质,由动物方面摄取而来的,只占总量的10%。而美国人所摄取的蛋白质,竟然有70%是由动物身上吃来的。因此各种文明病在他们的国度里面,就像传染病一样到处在漫延。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们的饮食确实是出了问题。

    他们的早餐是吃咸肉和蛋,午餐吃奶酪汉堡,晚餐吃一大堆脆饼。这种吃法在历史上是仅见的。过去科学家们以为这种以肉食为主吃法,可以毫无伤害地获得很高的营养和热量,使他们的身体更健康。因此他们就把肉类归为人类的四大食物之一,并且在学校的教科书里面不断地宣扬。因为这些科学家及营养学家们,以当时的科技只能发现肉类可以为人类带来什么样的好处,比如说长得比较快等等,但是他们从来没有去研究长期吃这种食物会为人类带来什么样的伤害。因此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大家都以为这是科技智慧的结晶,也是人类最先进的吃法,因此各国竞相学习,学校的老师也开始大力的推广,他们以为这样才能造就出非常健康的国民。而那些不知情的父母,也开始大量喂食肉类给小孩吃。当父母看见自己的小孩日渐茁壮,正在高兴之余,他们却都没想到肉类的种种毒素,正一点一滴地输入小孩的五脏六腑里,小孩的嘴巴渐渐被肉的美味给吸引,小孩的身体也渐渐被肉类的毒素给毒化了。日积月累下来,这些大量食肉的人们,尽管他们的体格无比的魁梧、肌肉无比的强健,但是他们终究对抗不了各种文明病的侵袭,因为他们的体质已经彻底被改造成适合各种文明病,以及癌症滋长的酸性体质。这也就是为什么那些世界上一流的运动选手,他们吃很多很多的肉,虽然体骼无比的强健、无比的魁梧,可是却很少人能够活过65岁。一流的拳击手、相扑选手,他们也很少能够撑过50岁的原因就在这里了。

    他们的早餐是吃咸肉和蛋,午餐吃奶酪汉堡,晚餐吃一大堆脆饼。这种吃法在历史上是仅见的。过去科学家们以为这种以肉食为主吃法,可以毫无伤害地获得很高的营养和热量,使他们的身体更健康。因此他们就把肉类归为人类的四大食物之一,并且在学校的教科书里面不断地宣扬。因为这些科学家及营养学家们,以当时的科技只能发现肉类可以为人类带来什么样的好处,比如说长得比较快等等,但是他们从来没有去研究长期吃这种食物会为人类带来什么样的伤害。因此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大家都以为这是科技智慧的结晶,也是人类最先进的吃法,因此各国竞相学习,学校的老师也开始大力的推广,他们以为这样才能造就出非常健康的国民。而那些不知情的父母,也开始大量喂食肉类给小孩吃。当父母看见自己的小孩日渐茁壮,正在高兴之余,他们却都没想到肉类的种种毒素,正一点一滴地输入小孩的五脏六腑里,小孩的嘴巴渐渐被肉的美味给吸引,小孩的身体也渐渐被肉类的毒素给毒化了。日积月累下来,这些大量食肉的人们,尽管他们的体格无比的魁梧、肌肉无比的强健,但是他们终究对抗不了各种文明病的侵袭,因为他们的体质已经彻底被改造成适合各种文明病,以及癌症滋长的酸性体质。这也就是为什么那些世界上一流的运动选手,他们吃很多很多的肉,虽然体骼无比的强健、无比的魁梧,可是却很少人能够活过65岁。一流的拳击手、相扑选手,他们也很少能够撑过50岁的原因就在这里了。

    这不只是肯伯教授证实而已,美国的米勒医生,他也以老鼠来做实验,因为老鼠是素食和肉食都能存活的动物。他以两组老鼠分别用肉类和谷物来饲养,经过一段时间之后证明,食素的老鼠寿命比较长,对于疾病的抵抗力也比较强,而且即使在患病之后,食素的老鼠恢复的速度也比较快。而另一组使用肉食喂养的老鼠,结果发生严重的贫血症,这一点令科学家非常地讶异。

    另外过去台大医院陈瑞山教授,也曾经花了两年的时间,为分布全省各地的49座寺庙,249位出家人做各项检查及血液分析,另外也选出1057位荤食者做比较,进行这个测试。研究的结果,他发现了几个结论:

    素食者体内胆固醇含量非常低,平常高血压或心病的人,胆固醇的含量大约在231毫克以上,普遍肉食者大约在180-220毫克,而素食者平均只有158毫克,因此素食者是很少发生高血压或心脏、血管方面的任何疾病,而肉食者这方面的疾病偏高。

    他意外发现素食者根本不会营养不良。因为荤食者的血蛋白平均在6.1~11克之间,而素食者平均在6.6~8.8克之间,可见素食者的血蛋白不仅非常正常,而且更为稳定。

    素食不会造成贫血。因为249位出家人中只有5位患有贫血,而这5位是因为本身有骨骼方面的疾病,或是寄生虫所导致的。反而是那些食肉者贫血的比例罹患率比较高。

    以上所提出的证据,都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因此有很多肉食主义者也开始成为素食主义者。在台湾如果你向餐饮界打听一下,谁是国内餐饮界异军突起的一只黑马?大多数的人都可以毫不犹豫的告你:素食餐馆。因为在台湾素食人口已将近100万。现在就连医院也有为了病人的健康而全院吃素的,比如台湾疗养院,及基督教所创办的台安医院都是。在西德有一种随处都可见的饮食站叫「雷古毛氏」,这种饮食站只卖素食,全国约有2500家的连锁店,每天都是生意兴隆。那是因为有一次在德国柏林奥林匹克世界运动会上,嬴得马拉松赛跑冠军的韩国运动家孙基中先生,他就是一位素食者。在他嬴得马拉松之后,打破世人认为素食会营养不良或是会体能不佳的看法,致使德国的素食风气开始流行。

    在美国素食运动在各大专院校迅速兴起,许多素食医院也开始建立。其中比较有名的是在纽约由杰克森医生所创办的疗养院,及密执安州 伯特希疗养院。因此这种素食风气是一种世界性的新饮食趋势,并且也是现代科技的一大进步。只可惜还有很多人受到过去错误教育所影响,到现在还沈迷于必须要有肉食才能够有均衡营养的陷井里面。但是其中也有一部分人,他们早就知道肉食对人体有害处,只是沈迷于肉的美味,久久不能自拔。所以,以下我就要花一点时间来具体说明,吃肉到底对人体有什么害处,并且我也要告诉你,素食到底会不会营养失衡?

    为什么我说吃肉会对人体产生巨大的伤害呢?因为肉是一种很不卫生的食品。动物死后肌肉里面含有很多化学毒素,现在我们所吃的猪肉也好,鸡肉也好,都是在养殖场长大的。在生产过程中,为了要使这些动物长得很快,所以打了很多抗生素、荷尔蒙、镇定剂、开胃药,以及喂食很多化学饲料,而且又打很多预防针,这些药没有一样是无毒的。所以很多动物甚至还没有进入屠宰场之前,早就被这些药物给毒死了。

    再者,因为肉进入市场之后,经过一两天如果没有出去的话,它的颜色就会变成铁灰色,就没有人会买。生意人为了减少损失,就在肉上加硝酸盐这种防腐剂。这种药剂可以让经过三四天的肉,虽然里面开始烂了,但是外面看起来还很新鲜,然而这种防腐剂是很毒的。

    再说这些牲畜所吃的饲料,在种植时喷洒大量的农药来杀虫,因为是给牲畜吃的,所以几乎都没有安全的采收期,就采收做成饲料给动物吃。经过好几个月的喂食之后,动物体内所累积的农药残留,经过美国 爱德华州立大学所做的研究显示,比蔬菜水果的残留量高出13倍,这真是出乎我们预料之外。

    除了上述的这些化学毒素之外,法国著名的化学家-建德,及美国著名的心学家爱尔玛凯,他们在市场上买得到的肉类中,都发现有一种叫做「砒毒」的毒素。这种毒素的发生是因为动物在被宰杀的时候,痛苦之下情绪的激烈变化所释放出来的。

    爱尔玛凯并且以人做实验,当一个人的心情正在激烈变化的时候,就有各种化学物质在体内分泌出来,甚至从口所呼出的气体成份也都不一样。他自己就曾经吹气在一条冰冷的玻璃管上,平时凝结出来的是透明无色的液体,可是在愤怒、悲伤或是嫉妒的时候,所凝结出来的液体颜色都不一样。后来他又更进一步实验,把某一个人在发怒时,所凝结出来的液体注射到他人或是动物身上,之后被注射的人或动物一定会很生气,勃然大怒或是情绪上产生极大的变化。后来他又将嫉妒时所凝结出来的水注射到老鼠的身上,不过几分钟这只老鼠就被毒死了。实验的时候,电眼曾经发现,将一只雌性动物,刺激到极盛怒的情况之下,再以牠的奶去喂牠的小孩,结果其孩子也中毒生病。可见一个人在情绪受到刺激时,体内必定会产生大量的毒素。同样地,当动物的情绪受到刺激时,牠也会产生很大量的毒素。尤其是面对将要被人宰杀,那种极度恐怖的情况下,牠的体内必定产生有生以来最大量的毒素。但是当动物死亡之后,牠的所有的排泄功能、解毒功能全部都停止了,所以这些剧毒就完全留在肌肉和血液组织当中。不幸的是,大家都认为吃血补血,吃肉补肉,所以这些含剧毒的血液就被送去做猪血糕,而那些肉也被我们当成盘中佳肴,一口气就吃了。

                                              
    另外动物的尸体中还有一种叫做「尸毒」的毒素,这种毒素是由于尸体在腐败的过程中引发出来的,而且死得愈久毒性愈强。比如说我们常吃的鱼,多半在半年前就已经死在远洋渔船上,那种毒素累积了半年,真是不敢想象。可是也有不少人认为这种腥味愈重,也就是尸毒愈强的鱼愈好吃。我有一个朋友,他曾经在餐厅里当过厨师,他告诉我,在餐厅里天天都有一些卖不出去的肉,经过两三天之后都已经发臭,而且黏黏稠稠的,但是餐厅绝对不会把这些肉丢掉。他们都把这些肉拿来做成卤肉或是咖哩肉,这种口味比较重的菜,这样客人就吃不出来,而且还会感觉口味重更好吃。所以当我们吃进一块肉的时候,各种毒素,像是抗生素、荷尔蒙、镇定剂、开胃药、预防针、防腐剂、农药、砒毒以及尸毒,也都同时进入我们身里。这也就难怪现代人的文明病会这么多的原因。

    再来我们来谈谈肉类中病菌和寄生虫的问题。不论是什么样的肉在放大镜下,都可以看到很多细菌和寄生虫,这一点和植物是完全不同的。因为植物的细胞有一层很硬的细胞壁,细菌攻不进去,也就比较不会坏。而动物的细胞完全没有细胞壁,所以任何细菌都可以很快攻进来,并且会藉肉的养份很快蔓延开来。

    此外植物的循环系统非常简单,所以被切断的时候并不是马上死去,它们的新陈代谢还可以维持几天甚至是几个星期。所以当你把一欉还没开的花插在花瓶中,你可以看到它依然可以开出很漂亮的花朵。这就表示它还没有死,所以不会马上产生毒素或细菌。

    动物的循环系统非常复杂,动物一旦被杀死之后,牠的循环系统全部坏掉,细菌开始生长,肉开始烂去,尸毒也开始产生。你可以将一块肉和一粒菜放在空气中三天观察它的变化,就可以了解我所说的道理。三天之后,那块肉已经流脓出来,里面都是虫,而且很难闻。而那粒菜只不过是外皮稍微干了一点,但是里面依然很新鲜,而且很香。可见植物确实比肉类还要卫生。

    至于寄生虫的问题,水牛的颈部里面全部都寄生着旋毛虫,黄牛的淋巴腺里面寄生着结核菌,猪肉、牛肉里面有不少的条虫。根据美国医师协会的报告中,平均每6个美国人中就有1人有旋毛虫。条虫病从牛肉吃来的占90%。还有一种霍乱菌叫「猪虎列拉」,从名字就知道这是从猪的身上吃来的。这些寄生虫都只有肉类身上才有,而且要煮很久才会死。现代的人去西餐厅,每个人都在比赛看谁敢吃三分熟的牛排,谁敢吃一分熟的牛排,吃得满牙都是血,他们觉得这样比较时髦,比较先进,那些寄生虫根本就还没有死,全部都吃下去,这是何苦呢?

    接下来谈谈动物疾病的问题。有根多牲畜在饲养过程中吃的都是化学饲料,及施打大量的化学药剂,所以几乎所有的牲畜在进入市场之前,都已经身染重病,有的甚至罹患癌症。当这些牲畜被宰杀之后,那些带着疾病的细胞大部分都没有被发现,而卖给了家庭主妇煮成了桌上佳肴。至于那被发现的肌肉或内脏,虽然它们会被割下来,但是多半又转手卖给商人来换取利润。有的做成饲料供应牲畜使用,间接的还是给人吃掉。有的则是打成绞肉混在肉里面,做成热狗或包子。有的被加工成罐头或肉干,已经死了好几天的猪,还有人拿去做贡丸,总之很少是被丢掉的。

    以前我在街上看到有人在炸咸酥鸡,或是烤肉摊,或是卤味摊,我常常在想,为什么有那多的鸡爪、鸡脖子、鸡翅膀、内脏,那些鸡的身子到那里去了?直到有一天,我有一个朋友的父亲在桃园经营养鸡场,他告诉我真相之后,我才了解这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养鸡场养了数万头的鸡,每天都会有一些病死的鸡,这些鸡在死亡之后身体开始发紫,唯一不会变色的地方就是鸡爪,如果早一点发现的话,翅膀也是不太会变色的。至于脖子,如果把皮剥掉任谁也看不出来。另外还有一些已经患病长不大的鸡,牠们会被活活地摔死,这样才不会浪费饲料,牠们的肉和内脏都可以卖。因此每天都会有一些不知情的小贩,到鸡场批购这些便宜的尸体回去做生意。我不敢说全部摊贩都是这样,但是确实有一部份人是这样获得他们的材料的。

    所以一个人如果吃了这些含有各种毒素、细菌、以及各种癌细胞的肉类的话,实在是极不卫生,而且会有严重的后果。就以美国这种食肉最多的国家来说,现在他们每2人之中,就有1人是死于心脏病、高血压、以及血管方面的疾病;每10名妇女之中,就有1人得乳癌;每20人之中就有1人得糖尿病;每6人之中就有1人有条虫。肥胖症和骨骼疏松症就像传染病一样,到处都是。同样是肉食数一数二的国家──苏格兰,肠癌的罹患率是世界之最,并且由各种数据里证实,肉类吃得愈少的国家,这些疾病的罹患率愈低,可见肉食是非常不符合卫生的饮食方法。

    并且这些肉在腐败的过程中,任何和它接触过的东西都会被污染,所以英国的公共卫生局,在一次屠宰场爆发中毒事件之后,警告家庭主妇:「在处理任何生肉的时候,要把它当成和牛粪一样不卫生来处理。」这句话说得一点都不错。为什么?因为全世界不论任何国家,只要是有团体食物中毒事件发生,没有例外的,全部都是吃了腐败的或是感染的肉类所引起的,从来没有一件是因为吃素而引起的。我们吃东西的目的,不外乎是为了要养生,既然肉类这么不卫生,又有这么多的坏处,那为什么我们要将这些含有寄生虫、腥臭、有毒的尸体往自己的嘴巴送去,去为日后的癌症布置场地呢?

    谈到这里你可能会问:小学的时候,老师教我们有四大基本食物:蔬菜、水果、肉类、乳制品,每一样我们都应该均衡摄取,才能获得充分的营养。关于这点我一开始就说过了,这是当今科学史上最大的悲哀、最大的错误。其实所谓营养均衡的意义,并非任何东西都要吃,而是该有的营养都有,这样就可以了。假设我们把均衡的营养比喻成100元,你可以分别向4人,每人拿25元 ,你就可以得到完整的100元。但是如果你知道其中有1人的25元是偷来的,并且你一定会因此而受到牵连的话,那你又何必一定要在乎这25元,因为你可以很轻松地在其他3人的身上,也得到完整的100元,比如说向2个人收25元,向1个人收50元,这样也是100元。所以我们也不必把那些科学家错误订定的四大基本食物都吃完,才算是营养均衡。

    世上有那么多的东西,天上地下数以万计,一定要样样都吃完才算是营养均衡吗?如果非得全部都吃完才算是营养均衡的话,那么还没有吃完之前,我们早就被毒死了。上帝衪不会跟我们开玩笑,不会把人类必须吃的养份故意分布在成千上万种的东西上,然后让你吃不完兜着走,或是分一些营养在那些有毒的东西上,让你吃完之后拉肚子、得癌症,然后衪躲在云的后面鼓掌叫好。不会的!祂疼爱我们,并且设想周到,祂把我们一生中所需要的全部营养设计得很简单,并且在任何的环境、任何国度、任何的蔬菜里,只要你花一点点的钱,偶尔换换口味,你就能够全部拥有。并且没有任何毒素,你绝对不会受到一点点伤害。
这个时候你可能会问我:「真的吃蔬菜、水果,就能够拥有全部的营养吗?」我会斩钉截铁的告诉你:「有!全部都有,而且更丰富!」

    最后我们来谈谈脂肪,脂肪能够供给人体大量的热量,所以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营养素。但是到现在为止,一直还有人认为脂肪就是肥肉,所以他们认为植物里根本就没有脂肪,因此才会造成很多人有「不吃肉,工作时会没有力气。」的观念。现在以脂肪酸为例,脂肪酸一共有13种之多,但是所有动物性油脂加起来,也只含6种而已,而植物里面却全部拥有,因此只要摄取植物性的油脂,就能够获得完整的脂肪酸,但是如果只摄取动物性油脂的话,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你一定会营养缺乏。

    综合以上的分析,植物不但含有肉类全部的营养,而且还更多。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丹麦曾经被敌国切断所有的食物供应线。那时曾经有一度物资非常短缺,所以丹麦国王下令禁止再用谷物饲养牲畜。因此丹麦全国上下在1917-1918年间几乎吃了一整年的素。一年之后意外发现,丹麦全国人口死亡率减少17﹪。

    有很多人想吃素,可是又怕营养不良;或是有些人想吃素,可是怕他们子女反对,父母也反对,有时甚至闹得不可开交,因为他们怕家人吃素之后会营养不良而丧失健康。也有很多父母为了让小孩更健康,拼命在找什么才是最营养的,他们吃很多的维他命丸、矿物质丸、或是吃很多的肉和蛋。大家想一想,你认识多少人是因为营养不足而生病的,你有几个朋友是因为营养不足而住进医院的。在国内营养不足根本不是问题所在,问题是在营养过剩,和吃了太多毒素,所以如果我们不开始研究营养过剩,和肉类毒素残留的问题,根本无法了解文明病的所在。

    到今天为止,美国人肉类生产是1900年的2倍之多,所以美国人每32秒钟有1人心脏病突发,另外减肥中心天天大排长龙。而贫穷落后国家却很少发生这种疾病,可是开发中国家却还执迷不悟地踏上美国后尘,无知地残害他们的国民以及他们子女的健康。

    在医院每天都有因为心脏病或中风而推进急诊室,护士为他们抽血做检验,正常的血液在沉殿之后,下面一半是鲜红色,上面一半是透明的。这种病人的血几乎是千篇一律:下面一半是暗红色,上面一半是白色油脂。这些油脂浓得像是可以煮菜的猪油一样,这种血液在血管里怎能流动呢?医生为了要挽救他们的生命,将他们抬上手术台,病人在昏迷的状况下被剖开胸膛,医生在他们的身体里面寻找因为堵塞而膨胀的血管,在冠状动脉抽出一整条像香肠一样,油腻腻的油脂去化验,这种化验在全世界做了不下三百万次,所有报告都一样,死亡原因是饱和性脂肪酸和胆固醇,从来没有一篇报告写的原因是绿花菜、或是豆腐。因为只有吃肉的人才会有过高的饱和性脂肪酸和胆固醇。

    此外,肉食是一件非常不经济,而且会对大自然造成严重破坏的事。假如我们要用100公斤的黄豆去喂猪,所能回收的猪肉只有12公斤,牛肉只有10公斤。也就是说为了要吃肉,要浪费掉90%的食物。而且这也表示如果我们要吃肉的话,必须多出10倍以上的土地,来耕种才能获得足够的食物。因此为了获得足够的耕地,人类就必须大量开垦森林及草原,把它们改变成可以耕作的土地,所以大自然的风貌就这样被人类给彻底破坏了。全世界每半年所消失的树林面积比丹麦还大,其中有7/8的森林被摧毁,是为了要种植牧草给牲畜吃的,因此树林愈来愈缩小了,而那些野生动物被逼得走投无路而

    愈来愈少,甚至有的已经绝迹了。单就美国来说,全美国所饲养的家畜总数是人口的4倍,每年的粪便总数也高达16亿吨,平均每一个美国人可以分配到6千磅的家畜粪便,这些粪便里面含有大量的硝酸盐、抗生素和多种的化学毒素,每天不断地流入河川、湖泊以及渗入地下水,把人类的饮水都给污染了,间接地危害到人类的身体健康。

    在1974年11月联合国世界粮食会议公布一篇资料,那一年全球死于饥荒的人口起码有一千万,也就是说每天死于饥荒的人口,高达三十万左右。因为本来可以养活这些人的食物拿去养牲畜,让那些比他们富裕的国家有肉可以吃。如果人类可以吃素的话,不仅可以获得更充分的营养,而且不会被毒素、癌症、病菌所侵袭,我们可以活得更健康、更长寿,并且我们能够拥有更多森林及草原,大自然也将有更多的野生动物在原野上奔驰。同时,我们可以喝到很纯净、无污染的水。更重要的是,那些贫穷国家,饥荒的人口可以获得充分的资源而远离饥荒。因此我们应该大力提倡素食运动,让那些过去深受科学之害的人们远离肉食之害,重新获得素食的好处。

    以上是就吃素对我们们的好处来说明。但是如果只是想到吃素对我们有好处才吃素,那人类未免太自私了。所以接下来要站在动物的立场,以仁爱的角度,来谈谈到底应不应该吃肉,看看吃肉,对那些四只脚的朋友们,造成什么样的伤害。

    也许你已经吃肉吃了几十年了,但是你仍然不了解吃肉到底对那些动物朋友,造成什么样的伤害。那是因为我们唯一与肉接触时都是在餐桌上,你只知道这一道肉会飘出阵阵香味,但是我们从来没有想过,餐桌上这一块肉到底怎么来的。

    在牧场里随处都可以看到很多温驯可爱的小牛,随处可以看到牧场主人和这些牛群相处融洽的温馨画面,但是你不要被这种温馨的画面给骗了。因为当这些小牛被主人养大之后,牠的主人就会将牠卖给商人任人宰割。小牛出生之后,一天之内就要离开牠的母亲,被送往适合饲养小牛的饲养场去。在高级餐厅里,有一道嫩牛肉的菜很有名,这一道菜是用很特殊的方法做出来的。小牛出生之后被送到仅能容身的笼子里,利用这种方法让牠根本无法运动,这样肉才会软。再打很多药剂、抗生素让牠快速长大,所以这种肉很软又多汁、很美味。因为上面残留很多脂肪,所以颜色比较淡。生意人就说这种淡色的牛肉吃起来对身体特别好,于是我们就花大把的钞票买来吃,实在是很残忍,也很笨。

    至于猪和鸡,牠们都有很亲密的家庭生活,牠们都很好玩、也很可爱,有时甚至比狗还聪明。过去牠们都是生活在广大的农村上,过着逍遥自在的生活。母猪带着小猪在地上打滚,母鸡带着小鸡在地上啄来啄去,一幅天伦之乐的画面,牠们可以说是人类最亲近的朋友,我们应该对牠们要有爱心才对。然而,奇怪的是,这种爱心在牠们身上根本就不存在,只因为牠们是「经济动物」。

    为了要提高效率,农夫必须在最小的空间里,挤进最多的猪或鸡,牠们在笼子里连想动一下都不可能,遑论家庭生活。很自然地,牠们会互相啄来啄去,所以农夫甘脆把鸡彖剪掉一部份,以避免鸡在啄来啄去的过程中受伤、感染,而损失利润。

    有些鸭子的命运更是坎坷,双掌被钉在地板上不能活动,再加上注射药物使牠们长得很快,而且肉很软很好吃,牠们从来没有看见过阳光,也没有享受过家庭生活,一辈子根本不知道什么叫走路,一再被强迫打抗生素、荷尔蒙以及各种预防针。赚钱的方式里,最要紧的是如何赚钱。牠们在被送进屠宰场之前,几乎天天被下毒、被虐待,牠们甚至连呼吸一口新鲜空气的机会,都没有。这些牲畜一天天长大,当牠们成熟之后,也就是生命将要结束的时候。当牠们会被喂完毕生中最后的一餐,以增加重量,然后一一过磅,等主人数完钞票之后,牠们会一只只被抬上卡车,这个时候牠们已经开始感觉到死神将要降临,但是没有人会同情牠们的。车子飞奔在公路上,很快地牠们被送到生命的终点──屠宰场。在你的印象中,也许屠宰场只是动物变成肉的地方,但是如果你有机会到这个人间地狱去走一趟的话,你一定会大惊失色,并且为那些动物朋友们伤心落泪。

    有位记者叫韩士旨,他曾经听说过屠宰场种种残酷的实况,但是从来没有亲眼见过,于是他想要报导屠宰场的情形。因此托友人辗转进入某个屠宰场,把亲眼目睹的整个屠宰过程报导出来,以下是他的实况报导。

    「当进入那一栋建筑的时候,我由前门进入,右边稍前面一点点就是杀牛的地方,这里白天杀的是黄牛,夜间杀的是水牛,猪也是在晚上杀的。我刚来的时候刚好有一批猪由外面运到,牠们被拖入猪栏里,那种嚎叫的声音真是惨不忍睹。那时刚好是阴天,隔外使我觉得凄凉。向右边看去,满地都是在滴血的羊头和内脏,腥臭的味道真是令人作呕,我徘徊在天井边呆立了很久,最后还是鼓起勇气向杀羊的地方走去。

     我看到一桶又一桶的羊血还散发着热气,只只没有头的羊陈尸在地上的血堆里,还有几只无头的羊倒挂在架子上正被剥皮,穿过满地羊头和内脏的一条小路直到屠宰牛的所在。里面有二、三十个屠夫,个个手拿着一尺长的尖刀,双脚踏在满地鲜血中工作。地上有三、四个人正在剥一只牛的皮,也有正在剖开牛的胸膛的,也有正在挖五脏六腑的,也有正用锯子锯开肋骨的,也有正用斧头砍断牛的骨头。我向里面看去,还有三只活牛热泪不断从眼眶中流出来,痴痴地站在那里看着那些同类一个个倒在血泊之中,其中有一只双腿不停地在颤抖,似乎快站不住脚了,哀凄恐怖的神情实在是我一生中仅见的。

     很快地就有人走过来将一只牛牵到比较宽敞的地方,三个屠夫将牛的头抬起来,另外一个人向牛的额头猛锤下来,「碰!」的一声,那只牛马上倒在地上,另一个人拿着长长尖刀用力地由喉部下向心脏直刺进去,并且用力在心脏里转了两三转,鲜血马上直喷出来,屠夫马上用桶子装满了两三桶,这个时候牛的四肢还不断地在抽搐,两眼瞪得大大的,嘴巴呼呼作响。看到这里我几乎快落下泪来了,连呼吸都觉得困难。马上又有人用刀子剖开牛的胸膛,肠子、肚子流得满地都是,锯子、斧头毫不留情地支解这只还在抽搐的身体。牠先失了内脏,又失去了头,接着又失去了腿,身体在我眼前被节节肢解。

    此时另外一只热泪盈眶的牛被牵了进来,我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情绪飞也似地往外奔跑,连头都不敢回。事情过了好久好久,那些残酷的景象,仍然一幕幕地浮现在我的眼前。我常常在想:人类的文明到底是建筑在什么样的基础之上?我们竟然用这种大不仁大不义的残酷行为,加诸在那些毫无抵抗力的朋友身上。究竟文明的人类应该感到光荣呢?还是羞辱呢?」

    以上是韩士旨先生亲眼目睹牛羊被宰杀冤枉惨死的情况。生灵无数,何止是牛羊被宰杀的时候才有痛苦呢?

    杀鳗鱼的时候,即使内脏全部被取出来,牠仍然能跟活着的时候没有两样不断地在游动,就算你把牠砍成一节一节,牠仍然寸寸跳动。蒸土鳝鱼的时候,刚刚把牠放入滚沸的锅内时,牠便会极力地跳动、上冲锅盖、锵铿作响,声音非常凄惨。蒸螃蟹的时候,绑住牠的脚,当锅中慢慢加热,牠想马上死也死不得,想跑也跑不了,牠只能在里面非常惊慌地一直爬、一直爬,世上最大的痛苦、最深的怨恨也不过如此。活杀螃蟹的时候,当我们将蟹身剁成两半的时候,牠的蟹钳仍然抱住钢刀不放,愤恨之情表露无遗。

    一只田蛙被宰杀的时候,虽然牠的头已经被斩落,不知道飞到那里去了,但是牠不时会用牠的双手去摸牠头部的位置部,但是怎么摸都摸不着,让人看了实在想落泪。当牠的皮被剥下来的时候,全身仍然在跳动,而且形状跟人一模一样,我怎么忍心吃得下牠呢?

    有的人喜欢吃活虾,当你把活活的虾壳剥掉,放到嘴巴去咀嚼的时,牠的肌肉仍然在抽搐。有一种花鲈鱼耐性最久,汤锅里正在加热时,牠往往还在里面孤苦无助地游动。石门水库附近有一道菜叫活鱼三吃,其中有一道菜是这样子的:厨师用湿毛巾包用住鱼的头,然后把牠的身体放入油锅中炸熟,尾部淋上调味料,端上餐桌,湿毛巾打开时,鱼的嘴巴还在一张一合,眼珠还能转动,人们以这种噱头表示这条鱼很新鲜,而那些俊男美女个个用筷子将牠分尸而死,世上最大的怨恨莫过于此。

    还有一道菜叫「三叫鼠」,就是把今天刚出生的小老鼠,抓起来时会叫一声,上调味料时再叫一声,放到嘴巴咬下去时惨叫一声。当牠滑进食道,进入胃里时,仍然不停在蠕动。而吃牠的人却闭着眼,舔着嘴,回味这道人间美味,这条小生命就这样冤枉地死了。

    还有一道烤鸭名菜,是将鸭子关在笼子里,下面用火加热,鸭子踏在愈来愈烫的铁板上,牠便会不停地在走动,当牠走得汗流满身、口干舌燥时,牠便会去吃放在旁边的调味汤,这一碗调味汤牠愈喝愈渴,愈渴愈喝,直到牠喝到满身汗腺都充满调味料的味道,可怜这只鸭子就这样被虐待至死,而那些食客只管桌上的烤鸭好不好吃,哪里需要去管这只鸭子是怎么来的。

    所谓的「生吃猴脑」,就是将活跳跳的猴子锁在一张特制桌子的正中央,牠的头盖骨刚刚好露出桌面,那些食客个个谈笑风生,等待品尝人间极品,服务生拿着榔头、锯子走过来,他训练有素、神情高雅地将猴子的头盖骨锯开,可怜那只猴子在桌子下面颤抖、挣扎,高雅的绅士淑女们视若无睹,榔头轻轻一敲,头盖骨便掉下来了,里面的猴脑便浮现在大家的眼前,那些按耐不住性子的食客、高雅的绅士淑女们,个个争相拿出特制的调羹往猴脑挖下去,他们的谈笑之声、赞叹之声此起彼落,可怜那只猴儿正在忍受人世间最残忍的痛苦,牠眼睛往上翻、全身都在颤抖,整张桌子都在颤动,人世间最惨毒的的谋杀案正在餐桌上上演。

    看到这里,也许你会跟我一样觉得这些人太可恶了,他们不应该这么残忍,但是回想一下,我们的行径跟他们又有什么不一样呢?差别只是在于他们生吞活吃,而我们是让别人替我们把牠们凌虐至死,而后牠们开肠剖肚、剥皮抽筋、割肝取肺、头足两分、流血取髓,再把牠们分尸包装。然后我们再穿着高雅到超级市场,神情自然尽情去挑选那些分装在塑料袋里,干干净净、不会流血、不会呼吸、不会走路、也不会颤抖的高级肉块。回家之后我们把它大卸八块,合味调羹,油炸鼎煎,端上桌面,然后我们就大呼小叫:「大毛、二毛、大明、小华吃饭了!妈妈今天帮你们煮了好多好吃的菜,有鸡肉、有猪肉、有鱼也有虾,你们要好好吃,以后才会聪明,才会像爸爸一样强壮。」

    最后这些曾经受过极刑的死尸,离开了刀俎鼎镬,登上了宴席,我们这些没头没脑的绅士、太太及小孩们,全家乐融融地,竟然在这个时候唱起了赞美的歌来了:「主啊!您是万能的神,感谢您赐给我们这么丰盛的食物,我们将终身为您服务,并且奉行您的旨意──爱护世上所有的人们,甚至是动物,求主赐福给我们。」然后可怜的牠们,就被分尸而死。那些动物朋友们高尚地埋葬在绅士、太太、淑女、小孩的肚子里。吃的人充口充腹,死的人有冤难申,那些四肢脚的朋友们跟我们无冤无仇,完全是冤枉死的。各位想想看,我们到底比那些生吞活剥的人好到那里去呢?所不同的只在于──我们是藉别人的手来杀牠们,而且找了一个很好的理由,那就是为了小孩的健康。没有错,天下父母心,但是哪只动物没有父母呢?如果说,有人杀了我们的小孩去养他们的小孩,我们会怎么想呢?人类的仁慈悲心到底是建立在什么样的基础上?

    古代有一位学士叫做周育家,有一次当他在煮鳝鱼时,煮完之后打开锅盖一看,很惊讶地发现──这只鳝鱼的头和尾都在水的下面被煮熟了,煮得烂烂的,但是牠的肚子却翘在水上,死得非常奇特,所以他把这一只鳝鱼的肚子剖开来检查,结果发现肚子里都是鱼卵。这只鳝鱼竟然为了保护牠的子女,宁可头尾被煮熟了,至死还不忘保护牠的子女,这种伟大的母爱,听了都令人鼻酸。

    小乌鱼的母亲在产下大量的小乌鱼之后,耗尽了太多的元气,导致双眼失明,小乌鱼跟随在母亲的旁边非常伤心,为了让母亲早日恢复健康,在牠们的母亲还看不到时,一只一只纷纷游入母亲的嘴中,牠们的母亲误以为是其他鱼类而把牠们给吃掉,当母亲因为获得很多元气,两眼渐渐复明时,牠看到吃的竟然是自己的子女,伤心欲绝,停止继续吞食,牠们的母子情深真是令人感动。在动物的世界里,牠们的母子情深跟人类是没有两样的,难道我们不能将心比心吗?为什么我们要为了口腹之欲,或是为了到处都有的营养素,而造成动物朋友们的骨肉分离呢?

    我们都知道用鱼钩去锉鱼是很残忍的行为,我们也知道割下犀牛角、割下大象的牙让牠们死去也是很残忍的行为,我们也知道吃各种野生动物都是很残忍的行为,可是为什么我们不知道,吃掉桌上的肉是不人道的行为呢?全世界的保育团体都知道要保育鲸鱼、海豚、各种野生动物,不断地召开记者会,以最严厉的言词来遣责各种虐待动物的行为,因为他们认为这是非常残忍的。对于他们这种行为我感到非常敬佩,可是我不了解,当他们进入餐厅,桌上摆满了各种鸡鸭鱼肉,当他们用刀叉切开盘中肉块时,当他们用双手撕开那些动物尸体时,却丝毫不觉得这是残忍的。如果你问他为什么呢?他们会告诉你,因为牠们是「经济动物」。

    如果说宰杀「野生动物」是残忍的,难道宰杀「经济动物」就不残忍了吗?难到牠们的痛不一样吗?你认为这种说法说得过去吗?如果说杀那些数目少的动物叫做残忍,至于那些数目过多的动物,就算我们吃掉牠们、杀了牠们,难道就不残忍吗?不知道人类的爱心到底建立在什么样的基础上,建立在数目上面吗?这种逻辑、这种爱心,连我那个五岁的女儿都说服不了。

    一年前我的女儿只有四岁,有一天我们在看一本介绍动物的书,其中有一页在介绍野生动物。我就问她:「野生动物可不可爱?」她说:「好可爱喔!」我又问:「牠们很好吃耶,我们把牠杀来吃,好不好?」她很生气地说:「不好,爸爸你好坏!」接着我又翻到下一页,介绍家畜。我问她:「小猪可不可爱?」她说:「可爱。」我说:「可是牠们很好吃耶,我们把牠杀来吃,好不好?」马上又是很生气地回答:「不好,爸爸你好坏!」我说:「为什么呢?」「因为牠好可怜。」我跟她说:「可是牠们是我们养大的呀!」

    「为什么我们养大的,就要吃牠呢?」对呀!为什么呢?这种连四岁的小孩子都懂的道理,可是为什么连四岁小孩都骗不了的道理,却能够骗过全世界数以亿计的大人这么久呢?

    在很久以前,我还没有吃素时,那时有一个人想劝我吃素,我一脸不屑地就训了他一顿。我跟他说:「心好就好,何必吃素呢?修心比修口重要,你懂不懂?」

    那个人愣在那里,一句话都没说。当时我以为打了一场胜战,沾沾自喜、大摇大摆就走了。但是回到家中,我不断地思考这个问题—「什么叫做心好呢?」心好要不要有条件呢?还是嘴巴说说而已,或是心好就可以为所欲为呢?如果一个小偷被捉到之后,告诉警察说:「我只不过偷人家一点东而已,但是我心很好,修心比修手更重要,对不对?」那你能接受吗?或是一个杀人犯说:「我只不过是结束了他的生命而已,可是我的心很好呀,不信你看看,我的心是红色的,修心比修刀子更重要,对不对?」你说好不好笑呢?

    而现在我们残害了这么多动物的生命,吃牠们的肉,喝牠们的血,然后说:「我的心很好。」那我们跟他们又有什么不同呢?仔细想想,心好要不要有条件呢?古圣先贤说:「杀、盗、淫、妄、酒都戒除之后,才能叫做心好。」今天第一条杀戒就已经犯了,杀其身、食其肉,而且讲起来还面不改,那我到底心好在哪里呢?简直是在强词夺理。

    虽然我有一点内咎,可是因为我很爱吃肉,隔天我又找到了一个更好的理由去争辩。我理直气壮地跟他说:「吃素会营养失调、会没有力气,会使人丧失健康,提倡吃素等于是在害人。」

    我的朋友跟我说:「奥林匹克马拉松冠军,孙基中先生终生吃素;少林寺的和尚武功盖世,他们终生吃素;庙里面的出家众这么多,他们终生吃素;世界上有多少修士、居士都在吃素,你知道吗?自古以来更有无数的人吃素,你肯定你的体力超过他们吗?你肯定你的营养比他们更均衡吗?在动物界中大象、牛、马全部都吃素,牠们不但没有营养不良而且体格壮硕,现在的科学也已经证实──肉类所有的营养,在植物里通通都有,而且更丰富更卫生。况且所有的肉即使再怎么地营养,可是它的营养从那里来的呢?还不是吃植物来的,所以这种理由只能说服那些不了解营养真相的人,连小孩子都骗不过。」

    他竟然说我连小孩子都骗不过,我不甘示弱地又提出下一个问题:「如果大家都吃素的话,那动物会太多,生态平衡会类被破坏掉。」

    我的朋友说:「蚊子、蟑螂你吃过吗?」我摇摇头。「蜥蜴、蜘蛛你也吃过吗?」我又摇摇头,「那你看过满坑满谷都是蚊子、蟑螂、蜥蜴、蜘蛛吗?」我又摇摇头,「那你为什么不怕蚊子、蟑螂太多,而单单会担心桌上的鸡鸭会太多呢?」我感觉我的心事又快被看穿了
我马上又提出下一个问题来反驳:「如果大家都去吃素的话,那些以肉类为生的人,不就失业了吗?我们怎忍心为了自己的利益,不去想想别人呢?」

    这个理由真是不错,听起来很有说服力。接着他说:「你的意思是说,发明汽车的人没有良心,因为它使得很多抬轿子的人、拉三轮车的人失去工作,不是吗?」或是「发明瓦斯的人也没有良心,他使得很多砍柴为生的人失去工作,不是吗?」我哑口无言。他说:「时代进步对人有好处,即使是那些必须转业的人也是有好处的,况且小孩子也知道我们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去杀害生命的,对不对?」

    接着我又引用圣人的话提出反驳:「孟子说:『天下万物皆被于我』,这么说来,我们应该什么东西都可以吃才对呀!」我的朋友说:「你平常无论什么东西都吃吗?」我说:「当然!」然后我的朋友弯下腰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说:「你吃吃看。」我愣在那里,一句话都讲不出来。他接着说所以你还是应该找一些吃下去之后对自己对别人,都不会有伤害的食物才对。况且这句话的本来全文是说:「天下万物皆被于我,反身而诚,乐莫大焉。」意思是:「修身要从内求,不是要往外求的,结果被你断章取义,牛头不对马嘴,真是不学无术。」这一回我又输了。

    后来我想,应该讲高深一点让他「雾煞煞」才对。我就学起高僧,打起禅语来了。我说:「酒肉穿肠过,我佛心中坐。修行人的最高境界应该是没有区别心才对,我们应该把肉当成菜吃下去才高竿。」这句话听起来真是高深莫测。我的朋友说:「你的意思是说:你能毫无区别心地吃下任何东西,是吗?」我说:「是的」,他说:「你能面不改色地吃下一盘粪,就像吃下一盘菜一样吗?」我很后悔为什么打这种无聊的禅语。

    不得已只好将五教圣人都搬出来,我说:「五教圣人也没说一定要吃素」,这话听起似乎我很渊博,但是他说:「就算五教圣人都说了,你一定会吃素吗?」况且人生在世,只要合理的事就应该马上做,跟圣人有没有讲,有什么关系?譬如五教圣人也没有叫我们要天天刷牙,我们还不是天天刷。况且五教圣人没有硬性规定一定要吃素,那一定是有苦衷的,因为人类的口欲已经很深了,如果一定要硬性规定的话,那一定有更多的人为了要吃肉而放弃信仰,他们会为了吃肉而放弃耶稣、放弃佛祖、也放弃孔子,你信不信?如此一来对于整个社会的安定将更不利,所以圣人每讲到这个问题时,不得已只好语焉不详、模棱两可。

    比如像是佛经上说要「戒杀」,又说可以先吃早斋,有些人就会说:「佛陀也没有说一定要吃全素,吃早斋就可以了。」这一句话比较细心的人就会注意到要戒杀,以及佛陀要慢慢引导人吃素的苦心。好比我们要劝一个人戒烟一样,对他说:「你可以早上先不要抽烟」,但是这句话的意思,绝不是叫你早上不要抽,下午就可以大口大口地抽。

    另外像是《圣经》上面,上帝说:「凡活着的动物都可以做为你们的食物,这一切我都赐给你们如同蔬菜一样,唯独肉带着血,那就是他们的生命,你们不可以吃。」天底下要去那里找没有血的肉呢?除非你用黄豆去做。上帝这一句话实在是太矛盾了,祂为什么要这样讲呢?这就好像我们劝一个老烟枪,叫他戒烟,我们对他说:「你什么烟都可以抽,但是只有尼古丁和会冒烟的烟不能抽。」是一样的。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要凸显出不要抽烟的用意。
    在《论语》里孔子说:「子所正,斋疾。」他最注意的就是斋,就是吃素。另外他又说:「鱼馁而肉败不食,色恶不食,臭恶不食,失馁不食,不时不食,割不正不食,不得其酱不食。」这些话听起来,会感觉到他好像没有吃肉,又好像有吃肉。也有人认为他吃肉,但是吃得很挑剔。其实这是孔子想尽办法拒绝吃肉的理由,不相信的话你可以试着煮一盘符合孔子要求的菜看看。又要新鲜,色泽又要好看,闻起来没有腥味,还要找到最适合这个东西的烹煮方法,同时要符合时节,最困难的是煮完之后,这个肉看起来要像豆干一样,看起来方方正正的,沾的酌料还要符合孔子的胃口。煮过菜的人都知道这一盘菜根本煮不出来,即使你做得出来,煮得多么好吃,但是他只要随随便便找个借口,就可以不吃了。这不是在暗示我们要吃素,是什么呢?

    这些伟大的圣人在教育我们,欲望太重的人,就好像是手上抓着的小鸟一样,抓太紧,怕不小心把牠给捏死;抓太松,又怕牠不小心飞了。所以他们 才不得不出此下策,讲得模棱两可,难道我们不能体会一下圣人的苦心吗?再说该不该吃肉这个问题,我们应该从「卫生」、「营养」、「人道」这些问题来讨论才对,何必去曲解圣人的话,来支持我们的欲望呢?

    为什么全世界这么多人愿意花这么多的时间,去寻找圣人没有说不能吃肉这种模棱两可的证据?但是从来没有一个圣人说不能吃素,并且还不断地在诱导我们吃素,只有这一点是可以被肯定的。

    他讲得非常有道理,但是我还是在欲望的边缘挣扎。最后我又提出一个问题,这个问题非常特殊。「大家都说吃肉是杀生、是残忍的,但是吃植物不也是杀生,也是残忍的吗?为什么我们独独保护动物,而去残害植物呢?甘脆我两种都吃以示公平好了。」他说:「因为动物比较高等」,我说:「低等的植物难道就该死了吗?」,他马上哑口无言。他又说:「因为动物会痛」,我说:「你怎么知道植物不会痛呢?」他也哑口无言。他又说:「因为动物有毒,吃动物比较会生病」,我说:「这么说来,你吃素完全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你所谓的爱护动物根本就是个幌子,对不对?」他马上面红耳赤,这一个理由不只是义气凛然,而且无懈可击,我试过很多人,所向无敌,就这样我有了很好的借口,又多吃了几年的肉,又造了几年的业。现在我先要奉劝你,如果你现在和我以前一样,费尽心思去找一个能够让我们继续吃肉的理由,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如果你听我讲完,连最后一个能够支持你吃肉的理由,也会被我摧毁,这么一来如果我们执意要吃肉的话,岂不是暴露了我们千方百计找尽理由要吃肉的原因吗?什么原因呢?就是口欲嘛!我们教导孩子,人生活在世上就是要讲道理,不要成为贪欲的奴隶,而今天我们却为了一点小小的口欲,不惜千方百计地掩饰我们真正的目的,这样是不是会被我们的小孩给看笑话呢?

    那一天,我坐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哼山歌、边剪指甲,突然间不小心剪到我的手指头。我痛彻心肝鲜血直流,马上拿了两张卫生纸握住伤口,坐在沙发上心脏碰碰跳,过了几分钟之后伤口还阵阵在抽痛。我只不过是一根小小的指头,就让我痛彻心肝;只不过是流了一点的血,就让我心跳加速。换个立场想想看,那些动物朋友们被尖刀刺心、被利刃剖腹、被剥皮刮鳞、被断头断足、被滚汤活煮、被喝血啃肉,那种痛苦,那种恐怖,不知道要比我这小小的伤口痛上几万倍,人世间最悲最惨的事情,也不过如此。难怪那些圣人都叫我们不要吃肉,因为这实在是太残忍了。我又在想我的手指头被剪了一个小小

    的洞就大惊失色,而我的指甲被我剪了又剪,我还可以哼山歌。我终于懂了,原来植物就像是我的指甲或是头发一样,虽然它会生长,可是没有知觉,所以剪它的时候不会痛,因此我们都应该吃素,这样子比较有仁慈的心肠。

    比如,有人拿一支手枪指着我的头说:「你要钱?还是要命?」我肯定不会跟他说:「我给你一半的钱,一半的命以示公平。」我会跟他说:「我钱都给你好了,因为我的命比较重要。」如果有人说:「你要你的手指?还是你的指甲呢?」我也不会跟他说:「各给你一半以示公平。」为什么呢?因为我的手指比起指甲重要多了,所以现在如果有人问我说:「你要吃素?还是吃肉呢?」我会毫不犹豫地告诉他:「全人类都应该吃素。」我绝对不会跟他说:「吃肉配菜以示公平。」为什么?

    因为植物跟动物比起来,动物朋友显然重要得太多。就好像台风天过后,屋顶被台风吹破了一个大洞,需要找一块木板来遮盖,现在有几个选择:一是隔壁邻居家里的屋顶,刚好也是木板做的。二则门口的狗屋的屋顶,刚好也是木板。第三满地都是质量更优良的木板。

    如果是你的话,你会选择哪一块来遮盖你的屋顶呢?你会放弃满地都是质量优良的木板,而去抢劫邻居家的木板吗?你会去跟他过不去吗?就算你能够如愿地抢到一块木板,只怕你也享受不了多久,为什么?因为如果对方有能力的话,他会拿出一把猎枪轰掉你的脑袋;如果他现在没能力的话,他会咬牙切齿,等有一天你落魄了,向你落井下石,再向你吐口水。当然你也可以跟那只狗抢一块木板,但是难道我们的良心被狗给吃掉了吗?所以算来算去我们还是选一块满地都是质量优良的木板来遮盖我们的屋顶,比较自然,比较合理,比较省力,质量也更好,而且绝对不会有后遗症。

    所以,既然满地都是植物,而且孕含比肉类更丰富的营养成份,那么我们又何必一定要贪图口腹之欲去残害生灵,去跟它们结冤结仇,有一天牠们会来对我们报仇,你信不信呢?就这样这个让我多吃了几年肉的最好理由,被我剪指甲的时候,一不小心给剪掉了。

    我一时有点紧张,因为人生活在这世上,最重要的就是要讲道理,我常常告诉我的家人、朋友或是员工说:「做人要讲理,不要被欲望给冲昏了头;也不要当欲望的奴隶。」但是,如果现在要讲道理的话,那岂不是叫我不能够再继续吃肉了吗?一时我有点紧张,但是忽然间我念头一动,又想到我还没绝望,我还可以像以前一样,来个绝地大反攻,找出一千个理由来扰乱一下真理,这样就可以继续再吃肉了,这并不困难。不到几分钟我就找到一些还不错的理由,像是「一切随缘,方便就好,不要为了自己,让煮饭的人不方便。」「吃素的话,朋友会跑光光,做生意不方便,没有环境。」「吃肉可以帮动物超度」等等这些理由。并且我会思考哪一个理由比较有说服力,听起来比较不会觉得幼稚,感觉比较有义气。但是过了几分钟之后,我还是放弃了,为什么呢?

    因为在我国中的时候,有一位同学,他老是喜欢和他的同党到处去偷车,并且骑到哪儿丢到哪儿。我问他说:「你为什么到处去偷别人的车呢?」他耸耸肩说:「我也不是故意要偷,只是一时方便,没有坏意。」我跟他说:「你应该要尽早改过自新。」他说:「他如果这么做的话,会让人家说他:『不讲义气,他的朋友会跑光光。』」他竟然讲出这种话来,他竟然把他的方便、他的义气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真是听了令人非常气愤。
但是回想一下,我比起他来,又好到哪里去呢?我竟然为了我的口欲,而去找了一大串的理由,把我的快乐、我的方便、我的义气、我的生意去建立在那些动物朋友凄惨哀嚎上,并且我还装的跟教父一样说:「我在超度牠们。」比起那位同学来,我真是比他还不如。因为,他偷的只不过是别人的车,而我偷的却是别人的命,那我不是欲望奴隶是什么呢?并且为了避免吃素,我把我的朋友假设成酒肉朋友,认为他都会离我远去,那我不是伪君子是什么呢?我哪里还有勇气去向我的子女说教呢?

    于是就在那一天,我做了一生中最重大的决定──我决定开始吃素,不再花任何一分钟一秒钟,去为了满足我的欲望找借口;也不再用尽心思去翻遍任何经典,找出一些模棱两可的字句,去曲解圣人的用意,来支持我可以吃肉。并且我开始把时间花在,研究「如何从植物中吃得更健康?」。我也开始计划「如何推广素食运动,让世人远离现代疾病的威胁。」同时我也要替这些动物朋友们向各位请命,请各位口下留情,并且应该要发挥我们的爱心,让牠们免于酷刑跟恐惧的折磨,让牠们不必在冰冷的屠刀下凄惨哀嚎。

    希望您在看完这篇文章之后,即使您不能马上吃素,也请您千万不要阻止别人减少吃肉,这样就功德无量了。即使您无法减少吃肉,也请您千万不要阻止别人,或是您的小孩、父母吃素的决心。您应该鼓励别人吃素或是少吃肉,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可随意举出吃肉的上百个缺点,而它的优点只有一个,就是方便。我们也可以随意举出吃素的上百个优点,而它的缺点只有一个,就是不方便。但是这一点是可以克服的,也是绝对要克服的。为了家人的健康着想,应该鼓励他们全部都来吃素。

    并且假如有一个人吃素的话,他的一生可以少杀43只的猪,1107只的鸡,3只羊,11只牛,45只火鸡,以及成千上万的鱼跟虾。吃素有这么大的作用,您想过吗?现在全球60亿的人口,每一个人的口腹之欲是如此之深,所以在这个世界上,每当天将亮时,就有无数的屠户手拿利刃,剎时间全世界无数的生灵身首异处,牠们的尸首堆积起来比泰山还要高;牠们的血全部收起来,比洞庭湖还要多;它们的惨叫之声像是雷霆一般在怒吼,实在是太残忍了。

    在此要呼吁大家:这个世界,正有很多的生灵正在遭受苦难,有很多的借口又在上演,无数的小孩正在被无知的父母下毒,成千上万的人正向癌症大步迈进,一大片又一大片的树林正在迅速地消失,有很多的水源已经被污染,而且每天有三十万人左右死于饥荒。因此,提倡素食运动,实在比任何活动更具意义,也绝对比任何放生活动、保育活动更具功能。推广素食运动,不仅可以让您更健康,也可以让世人更有爱心,让世界更祥和、更温暖。

  • 上一篇文章:我行我素
  • 下一篇文章:没有了